「藝術創作是為了解決什麼?」弔詭畫廊的藝術總監李美政書寫著。

弔詭畫廊,是一個座落在高雄市鹽埕區、一直以來承擔台灣藝術界北重南輕狀態長達六年時間的當代藝術空間,不僅是南台灣藝術人釋放藝術能量與獲得對話甚至迴響的好去處,同時也是鹽埕老區一個老屋重獲文化新生命,兼容著當代、實驗等各種藝術樣貌的地方。

高雄市鹽埕區是一個在 1930年代到戰後 1970年代十分繁榮的城市核心地帶,位在此地的弔詭畫廊也是幾經轉折後,在過去曾為商業營業場所的空間創立了弔詭畫廊。而這一次暫別的展覽 “close”,透過輕如點水但卻令人感受重如石沈的方式,讓七位藝術家一同探討著『空間』。

賴志盛 垂直 II 2019 裝置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弔詭畫廊

「『close』是弔詭最終檔展覽,展題很巧合地變成階段性的句點。而邀請的七位對空間敏銳度甚好的藝術家第一次合作。從每位藝術家的作品中窺見偶有交錯的作品形式,卻又核心不同的創作脈絡,也是此次邀約的動機。」

進到一樓展廳,就是藝術家賴志盛的現地製作作品《垂直》。作品真實地貫穿了畫廊的每一層樓,讓水滴無規律性的『垂直』穿過,把畫廊每一層樓都開了個小洞的藝術家,連一樓的地面都不放過。倘若在無人導覽的狀態下發現一樓展間存在著這麼一件作品,即是地上那不規則型態的一灘水和那一個圓形小洞,便能體會到藝術家的思想是如何讓這個空間變得令人詫異也驚喜。

賴志盛 垂直 II 2019 裝置 尺寸依場地而定 Lai Chih-Sheng Vertical II 2019 Installation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弔詭畫廊

「藝術家的作品成就了哪些啟發?空間與作品的展覽關係有多麼重要?做展覽的態度與過程有哪些更靠近藝術本質?這些提問從來不會有明確答案,更多是曖昧與模糊醞釀的吸引力,久久不散,讓人無法偏離藝術這個行業。」— 弔詭畫廊藝術總監 李美政

賴志盛 垂直 II 2019 裝置 尺寸依場地而定 Lai Chih-Sheng Vertical II 2019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弔詭畫廊

「賴志盛非常有技巧地說服我們同意他的工程,幾乎讓我們忘記他的任性,只因一丁點水花暈開的繪畫性就洩漏了他隱藏詩意的體質。」李美政說。

賴志盛 垂直 II 2019 裝置 尺寸依場地而定 Lai Chih-Sheng Vertical II 2019 Installation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弔詭畫廊

「在『close』具有實驗性的現地創作中,眾多處理過程的細微之處是無法以文字概括,有時只是一個轉念就有了不由得令人讚嘆的感動。比如一個傾斜就改變了空間觀看效果的周育正。」

潔白空間中,一個巨大傾斜的物件橫躺在畫廊空間裡,讓許多觀眾忍不住想往上方延伸望去、抑或是向下探望物體後方。一個靜靜地、輕盈地存在卻轉瞬改變了人們對空間的想像。

周育正, 日光漸變, 2019, 丙烯於畫布, Photo Credit: 弔詭畫廊 Crane Gallery

「用繁複工序製作簡單的視覺物件,把自己雙手關節接近過度勞損的高倩彤,營造表層與本質之間的錯覺誤判,這種矛盾向來是創作者想釐清的問題。」

在空間中,四處散落在地板上的是生活中普遍熟悉的塑膠夾鏈袋,裡頭裝著金屬般的紙團,再加上同樣看似簡單素面金屬的隔牆結構,其實是經過繁複製作過程的作品,諸多事實都挑戰著觀者是否能夠往藝術家所提問的方向走去。

高倩彤, 偽金屬-畫廊的垃圾, 2019, Photo Credit: 弔詭畫廊 Crane Gallery

「當代藝術繁多的創作形式裡,相近中的差異成為抽絲剝繭的觀看意義。」

何采柔的錄像作品,一在空間中投影出畫面,另一個放置在地上,距離與觀看位置都以接近焦慮的精準設置在展廳中,影像中身體與空間之間互動的細節,在平靜中靜靜地演示著焦慮。

何采柔 Joyce Ho, Vera-X, 2019,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何采柔 Joyce Ho, Charging, 2019,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他們從說第一句話開始,就令人尷尬,比個性空洞更無法忍受。平庸的人很享受批判的姿態,他們總是可以把平庸,化成千萬姿態。」李傑的循環錄像作品,安靜地在展間中反覆地以文字無聲地播放著這段話。

整個空間中散置的木板、和影像畫面,以輕盈但卻焦慮的方式包圍著走進展廳的觀眾,當藝術家闡述著「平庸」,觀看著的你心裡所想著的是什麼?

李傑 Lee Kit, 無題(平庸), 2019,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李傑 Lee Kit, 無題(平庸), 2019, Photo Credit: Crane Gallery

「攝影者似乎是想學習攝影中的透視。他在進行一點透視的練習,人物的放置,是根據黃金比例的原則,他如此熱忱,和走進藝術空間的觀眾一樣,帶著觀看藝術的視覺,而那或許是一種偏差的觀看世界的視覺。」 黃慧妍在作品《為了訓練一種有偏見的視覺》留下這樣的註解。

不規則梯形框,和難以分類歸納的觀看方式,藝術家不在場時也能如此挑戰著人們的慣性。

為了訓練一種有偏見的視覺 2019 收藏級照片輸出, 不對稱相框82×71.5cm

「任性不受控是某些藝術家令人頭痛的人格特質,不過也因為誠實認真對待創作這件事,總能發現他們創作裡的一些特別深刻又動人的東西。」

close』是即將於2019和藝術界暫別的弔詭畫廊最終檔展覽,展覽標題巧妙也是巧合地表達著它階段性的句點,同時集結了這七位在創作上,擅長把現場包含進作品的藝術家們,無法輕易駕馭的弔詭空間透過現地製作打造了一場展覽。

“close”

close 2019.03.16-2019.05.12 ​
  • 展 期:2019. 03. 16 – 2019. 05. 12 ​
  • 藝術家:​ 周育正 何采柔 高倩彤 關尚智 賴志盛 李傑 黃慧妍
  • 地 點:弔詭畫廊(高雄市五福四路184號)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TAP-The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AP-The Art Press is an media organization, fill with influential articles about Ar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