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得主,總是能在雙年展之後在國際舞台更上一層樓。而2003年,代表盧森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家謝素梅(Su-Mei Tse),便是以裝置作品《空氣調節》(Air Conditioned)拿下這項殊榮。然而近年來,為了進行大量創作而處在長時間的旅行,她也因此常在義大利、日本多地駐留,而這些新作即成為此次展覽《安棲》的源起。

25 Pénélope, le retour,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展覽《安棲》,已經一路從盧森堡讓大公現代美術館 (Mudam Luxembourg – Musée d’Art Moderne Grand-Duc Jean)、瑞士阿爾高爾美術館(Aargauer Kunsthaus)、上海余德耀美術館等地巡迴展出,最終來到臺北市立美術館。

策展人克里斯托夫・加洛瓦(Christophe Gallois)因應各地展出空間,為謝素梅的作品進行獨特的「編排」, 打造出因地制宜,兼具詩意與深意的觀展體驗。

謝素梅,《某種結構3(柏林舊博物館、法爾內西納莊園、阿德里亞別墅)》。藝術家提供。Su-Mei Tse, A Certain Frame Work 3 – Altes Museum, Villa Farnesina, Villa Adriana.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可能乍看之下難以理解,但耐心體會後會發現,她在石灰石怪形孔洞中,嵌入尺寸、顏色都不同的礦石球。對謝素梅而言,這次展覽同名作品《安棲》(Nested)代表著「承載」與「被承載」之間的微妙平衡,可能是曾經深深刻印在人們腦海中的歷史,可能是過去一段難以言說的思想經過。

「安棲」一展,便是如此地將謝素梅的創作特質顯露無遺。

例如作品《藏石》,靈感來自中國傳統「供石」,過去中國文人們常將奇石放置在書桌,藉此沉思觀想或尋找靈感。《藏石》系列作品各個獨特,由樸素底座,襯托出石頭鮮明的形狀與紋理;而延續她為盧森堡讓大公現代美術館創作《藏石》、在余德耀美術館創作《藏石II》,此次展出,藝術家也特別為北美館製作了作品《藏石III》。

8.謝素梅,《安棲#3》藝術前線畫廊提供。Su-Mei Tse, Nested #3. Courtesy of Art Front Gallery
Gewisse Rahmenbedingungen 3 (Altes Museum, Villa Farnesina, Villa Adriana),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jpg

1973年,出生於盧森堡,藝術家謝素梅在小提琴家父親和鋼琴家母親的家庭背景薰陶下,成為一名專業大提琴手。不意外地,音樂自然地成為謝素梅作品中重要元素,甚至是一股召喚她創作的力量。

例如依附在一排枝幹光禿樹木上的槲寄生,即讓她聯想到標有音符和小節線的樂譜,她為這個畫面配上了蕭士塔高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的《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Cello Concerto No. 1),串起《槲寄生植物樂譜》(Mistelpartition (Mistle Score))視覺與音樂結合之錄像作品。

謝素梅。藝術家與謝素梅。藝術家與阿爾高爾美術館提供。Su-Mei Ts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argauer Kunsthaus.阿爾高爾美術館提供。Su-Mei Ts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argauer Kunsthaus.謝素梅。藝術家與阿爾高爾美術館提供。Su-Mei Ts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argauer Kunsthaus.
謝素梅。藝術家與阿爾高爾美術館提供。Su-Mei Ts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argauer Kunsthaus.
Word,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g
Word,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g

甚至,聲音的缺席與沉默,也是她創作元素的一部分,例如在作品《白噪音》(White Noise)中,一張黑膠唱片在唱盤上不停旋轉,唱片的槽紋中卡著許多小白球,作品將音樂開始之前的「嘶嘶聲」轉譯成視覺,彷彿是「給沉默音量」,也提供觀者停頓的瞬間。

Bird Cage, Many Spoken Words, Trees and Roots,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謝素梅與尚路易.馬耶魯斯共同製作,《雪國》。馬凌畫廊、彼得.布盧姆畫廊與楚迪畫廊提供。Su-Mei Tse in collaboration with Jean-Lou Majerus, Pays de neige (Snow Country). Courtesy of Edouard Malingu

作品總是瀰漫著對時間、身份認同、記憶、音樂、語言等主題的思索,就像作品錄像作品《雪國》(Pays de neige (Snow Country))則是她2014年至2015年在羅馬駐村期間,在梅第奇莊園拍攝的作品。作品中,她正耙著前庭的碎石鋪面,象徵性地抹去前人的痕跡,宛如在整平畫布,為自己的創造力釋出喘息的空間,藉以回應該座機構所承載的歷史與藝術重量。

「這位個子嬌小的藝術家,她其實始終都在撼動某一種程度的巨大。而她處理的議題裡面,永遠都在處理著:抹去、重新建構、消失、重新出現的這件事情。」– 北美館館長 林平

善於在作品中表現不同領域之間過渡與轉換的她,作品的形式簡潔,沈重的議題在他手中變得沈靜、深刻,美而平整。

謝素梅把許多對人們來說強烈且轉瞬即逝的經驗,變得清晰具體。就像由青銅鑄造連根拔起的《樹與根》(Trees and Roots)、新鮮石榴的《整個宇宙(石榴)》(A Whole Universe (Pomegranate))、兩株水生植物攝影《池塘》(The Pond),和15個形狀各異、冒出嫩芽的陶瓷馬鈴薯《每個馬鈴薯中的我》(Das Ich in jeder Kartoffel),都是從日常角度出發,探討植物與人類存在問題

「希望透過作品,能擁有不同的眼光來看世界。」謝素梅(Su-Mei Tse)說。

謝素梅與尚路易.馬耶魯斯共同製作,《眩轉人生》。藝術家與楚迪畫廊提供。Su-Mei Tse in collaboration with Jean-Lou Majerus, Vertigen de la Vida (Dizziness of Life).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Ts

就像謝素梅她自己所說:

「無論作品是如何經常在直觀、念頭、甚至是反思之間游移,它而最終都會回歸於美和沉靜。」

Faded (III), Installation view, Su-Mei Tse. Nested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Courtesy of TFAM

謝素梅:安棲 Su-Mei Tse . Nested

  • 展期:2019.04.20-2019.07.21
  •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D、E、F展覽室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