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的隨心所欲,是你還有自己的規則,而你不能超過那個規則,因為如果超過那個規則那你就不是自己了。隨心,但不是隨便。」台灣抽象繪畫的極簡藝術大師莊普(TSONG Pu)說。

「以前在台灣受美術教育的時候,抽象這種東西是不受喜歡的。老師會覺得你怎麼都還不會走路,就想要跑步了。意思說你怎麼寫實都還一直畫不好了,怎麼還搞抽象。」藝術家莊普回憶起幼時候的經驗說。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熟悉這位甫獲國家文藝獎的視覺藝術家 莊普(TSONG Pu) 的一定知道,他不僅是台灣當代藝術重要據點「伊通公園」的重要人物之外,幼時就讀復興美工的他,同時也是本地藝術界許許多多藝術家、各領域創作者的大學長。而早在一九七〇年代末,藝術家莊普就開始以一公分見方的印章代替畫筆蓋印出光譜的色彩和內容,開闢出一條他所說「像是幾何形態的後抽象道路」,是台灣低限藝術具有高度代表性與創新性的藝術家

莊普,氣環,2019,壓克力顏料/畫布,130 x 13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莊普,氣環,2019,壓克力顏料/畫布,130 x 13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我讀復興美工的時候,校長很喜歡我。大家以為我不會畫畫,直到學期末交出作品,大家驚訝地不得了,竟然高中就已經在畫抽象畫了。當時的校長對我很好,而我因此更為所欲為,記得當時用釘子榔頭把牆壁釘得亂七八糟,校長看了竟然還說不要拆。」

「而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做裝置藝術。」

在一九七〇年代末,莊普開始以一公分見方的印章代替畫筆蓋印出光譜的色彩和內容,開闢出一條他所說「像是幾何形態的後抽象道路」。莊普的作品是沒有對象物的描繪,他在展覽的創作自述中寫道:「我在一九八〇年代以來的幾何繪畫,便具有自身的解釋性,也具有與冷僻純粹的現代主義沒有的溫度,它可以是歷史的、情緒的或是不同於中心性的其它視角形態。」

莊普,明月印千江,2018,壓克力顏料/紙,27.8 x 23.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莊普,明月印千江,2018,壓克力顏料/紙,27.8 x 23.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唸小學的時候,以前土地銀行有賣書攤的、賣畫報的,我每天都會去翻。就看到很多抽象畫,只要有抽象畫的我就很喜歡我就買,所以我最早認識的藝術家就是像 Rothko 。」台灣抽象藝術大師莊普回憶起幼時不知為何地喜歡抽象作品的生命經驗,同時也回憶起學校老師對此的不解。

「這個系列是從 14、15那時候就開始了。」

「而其實我最早從西班牙唸書回來的時候,個展就做這個東西了。只是那個時候有上顏色,一直延伸到現在。如今,我希望他看起來在材質上面看起來更精簡更純粹。雖然他是白色,但看起來還是有種層次的變化在裡面。」

於此,莊普違逆了「形式就是一切」的古典低限主義,他的新幾何藝術以《白露收殘月》、《和光同塵》等詩意的詞語而非「無題」為作品起名,使用帶有功能性、指涉性的現成物例如樹枝、石頭、角鐵或工業材料豐富繪畫內涵,更製作立體的空間裝置刻意牽引出現實生活的真實感。

莊普,氣環,2019,壓克力顏料/畫布,130 x 13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莊普,曜,2019,壓克力顏料/畫布,130 x 130 c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莊普老師告訴我們,他從很小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是藝術家,談起幼時不為人知的趣聞。

「初中時比較叛逆,就已經覺得自己是畫家了。父母親都很喜歡畫,也收藏了不少。有一次我母親買了一幅靜物的油畫掛在客廳,我看了覺得很生氣,我說我才是畫家,我那時候才十幾歲。後來我媽去上班,我就拿一桶白色油漆潑了那幅畫。」

「這是我第一張白色繪畫,這是我最得意的一件作品。」莊普談笑風生地說著。

莊普,有逗點句點的風景!,2005,炭筆/紙,52.1 x 37.5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莊普,有逗點句點的風景!,2005,炭筆/紙,52.1 x 37.5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誠品畫廊 ESLITE GALLERY

日前才剛結束,莊普在誠品畫廊(ESLITE GALLERY)從 10月19日至11月17日舉辦個展的「幻覺的宇宙」。

展覽展出了藝術家從 2017 到 2019年所創作的畫布、水彩、裝置,以及 2005年紙上炭筆等作品,呈現其近年來對如何在後抽象道路上繼續發展極簡藝術的思考,以及對於宇宙、自然與藝術、人之間關係的想像。這次,是誠品畫廊(ESLITE GALLERY)與莊普第三度合作個展。

莊普個人肖像照_於誠品畫廊_(攝影師:陳明聰拍攝)
莊普個人肖像照_於誠品畫廊_(攝影師:陳明聰拍攝)

「其實我覺得,藝術家你不管你使用的是哪一種工具、載體,都是一樣有理念的。只要有所理念,那它就都是相同的存在,只是他透過光、或是透過別的什麼東西來傳達。」莊普說著他對藝術的看法,而當抽象大師談到藝術時,他對 ART PRESS 說,他覺得藝術家就像是巫師。

「因為其實以前沒有所謂的藝術家,一個巫師他要懂得天文地理,他要懂得做法、舞蹈、畫符畫圖,他什麼都要知道。 我覺得從前一個老師 — 林壽宇,我覺得他說得很好,雖然很聽不懂他講什麼。」

「他說,他覺得藝術家就是表達著一些他不能表達的表達。」

installation_view-莊普——幻覺的宇宙 /圖片由誠品畫廊提供
installation_view-莊普——幻覺的宇宙 /圖片由誠品畫廊提供

「那個時候聽得一頭霧水,會想很久,這句話到底在講什麼,聽不太懂。就是因為會想很久,所以才記很久。他說我的作品只有上帝懂得我的作品,他一直在傳達一種訊息 ,無形中的存在,宇宙、世界的次序。」

莊普近年體察到自己在創作時所關注光的折射與分析等均為物理現象,好像在無形之中遵守著近似古代哲學的宇宙秩序,即以機械式的想像去概約無限的宇宙整體,建構出某種宇宙幻覺。

_installation_view-06487
installation_view-莊普——幻覺的宇宙 /圖片由誠品畫廊提供

同時,他的作品富含人為的情緒和敘事性,則在這宇宙幻覺之外延伸出一個微觀的世界。換句話說,他追求規律與均值的表現形式,然而穿過表層深探之時,便能發現每一件作品實則各有風情,闡釋獨一無二的情感和意識,並且蘊藏東方人文的詩性。

談笑間,我們好奇地問莊普老師認為宇宙間最大的能量是什麼?莊普老師的回答令人驚奇、印象深刻、且耐人尋味。他說:

「愛情。」

「你看科學家們,工作裡這麼嚴密、精密的事情,那到底是倚靠的是什麼?真的是單純靠邏輯嗎?我相信靠的是想像力。​我相信愛情也是一種想像力。」

installation_view-莊普——幻覺的宇宙 /圖片由誠品畫廊提供
installation_view-莊普——幻覺的宇宙 /圖片由誠品畫廊提供

令人不禁回憶起當年奈良美智、村上隆在國際間爆紅,莊普卻直言:「我討厭村上隆!」甚至把這句話變成當時個展的名稱。重視精神性與靈魂性的藝術大師莊普說,畫畫仍然必須是一件有靈魂的事情。

正如莊普2019年個展的主題『幻覺的宇宙』,他認為他的創作是「以低限幾何作為中介,去表現人對於宇宙的幻覺,正如同繪畫也是一種幻覺」。

相關閱讀:藝術家們的創作能帶給國家和文化是?國家最高榮譽藝文獎項:莊普等七人獲國家文藝獎 The Artist TSONG Pu and six creator won the top honorable prize by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