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藝術界只能保守嗎?Shio Kusaka與Arcmanoro Niles分別加入卓納與立木畫廊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art world should be conservative? Shio Kusaka joined David Zwirner, Arcmanoro Niles joined Lehmann Maupin.

疫情尚未進入全面性地穩定期間,許多美術館面臨龐大虧損、甚至大型畫廊也逐步實施裁員,這樣的狀況下,藝術界全面性的選擇保守嗎?

除了日前,超級畫廊之首高古軒(Gagosian)對外表示,將擴大經營版圖地於洛杉磯與雅典新增畫廊空間之外,如今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更是透過新聞稿對外宣布,日本雕塑家 Shio Kusaka 將正式加入畫廊;而大畫廊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也宣布了近年藝術界不可不知的黑人藝術家新星 Arcmanoro Niles 將正式加入畫廊的藝術家名單。

「把陶瓷帶入當代環境中,很少有藝術家能像 Shio 一樣成功。」David Zwirner 說。

Artist Shio Kusaka in her studio. Photo by Manfredi Gioacchini
Artist Shio Kusaka in her studio. Photo by Manfredi Gioacchini

Shio Kusaka 在過去是由 Gagosian 代理,接著繼續在 Modern Institute、Greengassi 和 Blum&Poe 等畫廊展出。她的作品曾出現在各種美術館和博物館展覽中,包括 2014年惠特尼雙年展、2017年與 Jonas Wood 在荷蘭的沃林登博物館的雙個展以及今年初在 Neutra VDL Studio and Residences 的個展。知名的洛杉磯藝術家 Agnes Martin、Josef Albers 和 Ellsworth Kelly ,也都是他的前輩。

而另一位未來備受期待的藝術家 Arcmanoro Niles ,也在這一年加入了大畫廊立木畫廊。

這位來自布魯克林的藝術家,總是透過色彩鮮豔、高辨識度的畫作而聞名。而這些畫作總是有著閃閃發光的顏色,多半描繪著現代社會環境中的黑人和女性,畫廊也徒繩宣布將在 2021年 6月在畫廊舉行他的首次個展。

Arcmanoro Niles, Show Me I’m Not Shattered (Try To Ignore The Elephant Somehow), 2020.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Seoul, and London.
Arcmanoro Niles, Show Me I’m Not Shattered (Try To Ignore The Elephant Somehow), 2020.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Seoul, and London.

Arcmanoro Niles 的作品也將於明年在波士頓當代藝術學院美術館(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進行群展。在此之後,Arcmanoro Niles 將與 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其他藝術家同在畫廊茗單中,其中包括了 Kader Attia、Gilbert&George、TeresitaFernández、Wangechi Mutu和 Do Ho Suh。

藝術家 Arcmanoro Niles 在此之前,曾在紐約的 Rachel Uffner Gallery ,並在該畫廊現了了兩次個人展覽,一次是在2018年,另一次是在2019年。同一年,Niles也和 Tschabalala Self 和Paul Mpagi Sepuya等藝術家,同為 Louis Comfort Tiffany 基金會2019年度資助的20位藝術家之一。

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是今年 2月,他在洛杉磯的UTA藝術家空間(UNITED TALENTED AGENCY ARTIST SPACE)舉辦了他的首次個人演講。

Arcmanoro Niles. Photo by Jason Frank Rothenberg.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Seoul, and London.
Arcmanoro Niles. Photo by Jason Frank Rothenberg.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ehmann Maupin, New York, Hong Kong, Seoul, and London.

無論疫情如何艱辛,讓非普遍民生需求的藝術也面臨龐大困境。然而,藝術界依然必須設法尋找可行方案。正如日前英國政府所正式提出,要求當地博物館需在接下來的時間積極地採取盈利措施,否則將失去國家財政資助。否則,面對這樣『前所未有』的長期對抗,各國文化部會也都將投入國家資源在藝文產業長期紓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