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重要藝術文化機構皆與企業之間的關係密切,然而,企業背後資金的來源,常常是備受討論的話題,例如知名的慈善與藝術收藏家賽克勒家族。

日前,倫敦國家肖像畫廊(NPG)宣布與賽克勒信託基金 (The Sackler Trust) 達成協議,停止接受100萬英鎊(約130萬美元)的贊助,NPG的決定使其成為第一個公開重新評估接受賽克勒家族贊助的機構。短短幾天之後,英格蘭的泰特博物館(包括泰特英國,泰特現代美術館,泰特利物浦,Tate St Ives )也宣布他們將不再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贊助。

Tate Modern. Photo by MasterOfHisOwn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製造「奧施康定」(OxyContin) 的普度製藥公司(Purdue Pharma)是個家族企業,主要由賽克勒家族與其後代所有。日前他們被指控涉嫌造成美國類鴉片止痛藥泛濫,甚至從中獲益匪淺。

普度製藥公司(Purdue Pharma)目前因涉嫌肆意推銷該藥物、令該藥物氾濫而獲取龐大利潤一事,被許多個人及政府單位起訴。甚至連賽克勒家族內的八名家族成員,也涉嫌故意誤導醫生和患者對 OxyContin 過量處方致癮而被起訴。根據數據,該藥物具體氾濫的程度,以美國東岸的西維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的小城Williamson為例,從2006到2016年的十年間,2100萬份類鴉片止痛藥,被運送到這個人口僅有2900人小城的其中兩家藥店。

而正如前研所述,賽克勒家族也是全球各大重要博物館、美術館和文化機構的龐大贊助商。 目前對外宣布將暫停所有英國慈善事業的賽克勒家族,其信託基金的主席 Theresa Sackler 對外表示道:

「Sackler Trust的受託人已經做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未來將暫時地暫停所有未來新的慈善捐贈,但仍然會履行過去及現有已宣布的資助承諾。」

據泰德美術館透過《美國衛報》發表聲明: 「賽克勒家族過去曾向泰特美術館慷慨解囊,我們不打算刪除這項慈善事業的歷史事實。 但是在目前情況下,我們認為尋求賽克勒家族的捐款是不正確的。」

提出如此意見的不只美術館,就連藝術家生活紀實攝影鼻祖 Nan Goldin也告訴NPG,表明如果館方繼續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贊助,她將拒絕與博物館繼續合作相關的回顧計劃。

Ausstellung Berlinische Galerie via Flickr

即將在四月在泰德現代美術館舉行為期一年回顧展的攝影師Goldin,一直在賽克勒家族的各個附屬機構進行抗議活動(包括古根海姆博物館,大都會博物館和哈佛大學的Arthur M. Sackler博物館。)然而,在泰特館方上週決定拒絕所有資金之後,根據“衛報”報導說攝影師Goldin『非常高興』並且不會舉行任何抗議活動。

如今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古根漢的決定,代表著這個議題的許多抗議者及其支持者的重大進展,未來是否也會有更多機構跟進,則仍有待觀察。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