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自由是有限度的」第15屆文獻展反猶主義爭議至今,策展團體ruangrupa和總監發表道歉聲明 Documenta 15 director and curators ruangrupa apologize for the inclusion of a work containing anti-Semitic

在藝術界,爭議事件的發生,如何帶給人們啟示?開幕僅僅三天的第15屆卡塞爾文獻展移除了一件作品。

嘗試想像,策展團體數月以來都承受、並持續否認所策劃內容有包含任何反猶主義的指控。第15屆文獻展(Documenta 15)反猶主義爭議發展至今,策展團體 ruangrupa 和大展總監 Sabine Schormann 如今分別發表正式公開聲明,為在此次文獻展展中包含一件含有反猶主義的作品道歉。事件主角,即遭指控的作品是來自印尼日惹團體稻米之芽(Taring Padi)在2002年所創作的作品《人民的正義》(People’s Justice),作品中嘗試回應的是印尼蘇哈托的軍事獨裁暴政,但在作品揭幕後,人們漸漸發現畫面中竟包含兩個極度不善的猶太人形象時,事件爭議與備受討論程度激烈展開。這件放置在戶外的大型橫幅作品先是在6月21日被黑布遮蓋,爾後是進一步被主辦單位所撤下。

About ruangrupa, Artist collective, artistic direction of documenta 15

儘管創作者無此意,作品內容卻對人們造成傷害怎麼辦?

印尼日惹團體稻米之芽(Taring Padi)成員們在爭議事件爆發後,發表聲明解釋道,在創作作品時,他們經常把權威者描繪成動物,而畫中所描繪的人物所指的是腐敗的官員。「我們感到十分難過的事實是,人們對於這件作品中細節的理解,跟我們最初的目的有著極大的不同。對於這種情況下對人們所造成的傷害,表示歉意。因此,我們依然想傳達的是,我們非常遺憾地需要遮蓋這件作品。它除了是一件被遮蓋掉的作品外,也將成為對此刻無法進行的對話,一個表示哀悼的紀念碑。」

連續數月以來,皆遭到反猶主義指控的策展團體在聲明中表示,懇請全球觀眾不要因此而拒絕拜訪此屆文獻展,並說明大展中大部分的內容皆聚焦著經常性遭到忽視的全球南方。他們寫道:「我們希望藉這次機會,進一步地教育自己,並更加了解反猶主義的殘忍歷史與現狀。」展覽策展人、印尼團體 ruangrupa 表示。

one of the headquarters of documenta 15, Kassel, 2021. Photo by Nicolas Wefers, courtesy documenta 15

想像你是某個藝術大展的負責人,你會因為擔心發生爭議,而要求事先審查參展作品嗎?

爭議事件發展至此,策展人們 ruangrupa 正式對外承認這件事情是他們的錯誤。「此事件的真相是,我們團體沒能發現這件作品中所可能喚起的反猶主義形象人物。」策展人們在6月23日發出的聲明中這麼寫著。而大展總監 Sabine Schormann 除了對外表示歉意外,更承諾將進一步監督對關於此次文獻展爭議的調查,以確保沒有更多類似作品出現在展覽中。「若有明顯的反猶主義內容,我們將會確保作品被撤除;若是存在具爭議的立場,我們也將確保能夠進行對話與討論。」Sabine Schormann 說。

「文獻展不是、也不應該是一個會要求藝術作品展示須事先審查的機構。」文獻展總監 Sabine Schorman 說。

另一方面,德國當地政府對此案也紛紛發表意見。早在稻米之芽的作品《人民的正義》被遮蓋前,德國總統 Frank-Walter Steinmeier 就在文獻展開幕上談到了展前就已備受討論的反猶主義等相關指控。德國總統也對此提及德國在這方面的痛苦歷史,同時表示:「藝術自由是有限度的」。德國文化部長 Claudia Roth 也進一步公開對此事表示譴責,並呼籲應該調查當初這件作品是怎麼被允許展出的。「具反猶主義元素的作品早就應該被移除了。若僅只是靠遮蓋作品、和策展團隊發表聲明等作法,是不可接受的。」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