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富豪又能如何以藝術贊助粉飾形象?薩克勒家族終以45億美元和解鴉片類藥物訴訟 Sacklers Family will pay out the $4.5 billion, including federal settlement fees

「我們的博物館,應屬於藝術家和公眾,而不是屬於捐贈者自己。」抗議組織 PAIN 曾說。

作為知名的慈善與藝術收藏家的同時,其家族企業 – 普渡製藥公司遭指控涉嫌造成美國鴉片類止痛藥泛濫,甚至從中獲益匪淺。如此,讓藝術世界如泰德美術館、倫敦國家肖像畫廊(NPG)等眾多機構拒絕接受該家族的贊助。而如今,訴訟經歷數年,隨著美國法院的 Robert Drain 法官下令解散普渡製藥公司,同時命令公司所有人薩克勒家族成員支付45億美元和解金,至今上千起的鴉片類藥物奧施康定(OxyContin)相關的訴訟也將告一段落。

Nan Goldin’s die-in at the Sackler courtyard, V&A Gareth Harris

「這是一次徹底的教訓,讓我們見識到這個國家的腐敗,億萬富翁所身處的司法系統與我們其他人不同,他們總是可以絲毫無損地離開,無論他們曾經為了財富做過些什麼。」知名藝術家 Nan Goldin 說。

這個結果,雖然必須讓普渡製藥公司和薩克勒家族付出相當大的金錢代價,但這對許多專業人士認為相當不公。因為,這將會讓很多鴉片類藥物受害者失去可以在公開法庭上薩克勒家族的機會。儘管這筆高達45億美金的和解金,將會用於幫助受害者康復的戒癮中心,但這依然無法挽回許多因此而失去生命的人民。

普渡製藥公司,被指控推銷鴉片類止痛藥奧施康定,甚至向開立這類藥物的醫生提供回扣,造成美國鴉片類止痛藥泛濫的同時,更刻意淡化該藥物的成癮性。過度開藥的狀況,嚴重到導致全美50多萬人死亡。而事發至今,許多文化界人士關注的是,始作俑者薩克勒家族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家族成員,對該藥物所造成的傷害親口承諾將承擔責任,也沒有向任何人發布道歉聲明。

Nan Goldin, The Sackler Courtyard,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2017.

儘管面對如此龐大的和解金額,薩克勒家族依然是美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而且預計在這支付賠款的九年內,變得更加富有。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德雷恩也公開感嘆薩克勒家族在海外賬戶的驚人資金。他補充說明,這樣的和解方案,即將資金快速投入在受害者的、與更多治療需要,是將資金送到受害者手中的最直接、最快的方式。據了解,受害者們有可能可以獲得約 3500 到 48000 美元不等的賠償金。

對於眼前這個訴訟結果,包括康涅狄格州和華盛頓州在內的幾個州皆表示,將堅決對這份裁決繼續提出上訴。

相關閱讀:道德與贊助美術館之間,藝術界如何看待具爭議的藝術贊助者?蛇形薩克勒畫廊改名 Serpentine Removes Sackler Name from Website amid “Rebranding”

相關閱讀:博物館慈善大戶風波未平:繼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後,古根漢也宣布將不再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資金 Guggenheim Museum said it will no longer accept Sackler funds comes on the heels of Tate and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