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園區改招標、商業招租,是殺雞取卵還是營運思考?3個針對松菸高租金惹議的提問 Should get more profit or not? 3 questions about Top two Creative Park – Songshan high rent issue.

你對文創園區的印象是什麼?文創園區在台灣,多由政府有關單位主管營運,而在過去許多看似立意良好、且容易執行的空間營運計劃,卻是過去遺憾發生的開始。

日前,台灣兩大文創園區之一:松山文創園區公告了「LAB創意實驗室——營運進駐徵選計畫」,其中的以標案的形式讓民間投標的徵選辦法以及其高昂租金,讓表演藝術、視覺藝術等廣泛藝文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創作者一陣嘩然,紛紛針對此事表達明確意見與批評。同時,此案也象徵著原本在同一空間、在去年 11月仍產出自製節目且對外售票的「松菸LAB新主藝」,如今確定喊停。

「為強化古蹟建物空間之活化與再利用,提升公有房地的公眾服務及創意生活體驗,本計畫將招募團隊進駐,引進民間創意能量與營運資源,規劃本計畫使用標的空間更具備豐富與多樣的創意及體驗服務,並應依本會營運管理規定進行古蹟建物本體的日常維護管理。」松菸LAB創意實驗室在已經變成標案的「LAB創意實驗室——營運進駐徵選計畫」徵選辦法上這麼寫著。

「LAB創意實驗室」進駐營運徵選計畫,指出其使用標的空間區域及面積: 使用標的空間區域及面積共 727 平方公尺(220 坪)
「LAB創意實驗室」進駐營運徵選計畫,指出其使用標的空間區域及面積: 使用標的空間區域及面積共 727 平方公尺(220 坪)

「領導者沒有任何對於表演藝術生態的想法與方法,更沒有主動性的交流與對話,最後只得以用出租店家的方式,來找尋進駐單位。再如此高價位,又期盼以表演藝術為發展方向的規定下,究竟是誰能得標?」舞蹈工作者周書毅在自己 Facebook 上說。

眾所皆知地,文化創意產業帶來人潮,同時也象徵著帶來龐大商機。而根據 5年前《自由時報》的報導,提及松菸文創園區連年飛漲的事實,原本旨在扶植文化產業的園區最終卻只剩連鎖餐廳、商店進駐,排擠了藝文團體、創作者的生存空間,最後可能只剩『走樣的文創味』。而回過頭來看,如今松菸「LAB創意實驗室」委外招標辦法中,所訂出的該場地月租金高達 24.53萬元 /月,使用共 220坪,每坪租金 1,115元/月。

根據《典藏》報導,松菸文創文創園區,正在思考的是如何將場地利潤極大化:「去年園區已經賺了一億五千萬了,如今不但砍掉臺創中心對半展場,不止是圖書館要遷走,南向製菸工廠一樓的公協會全數撤除,要拼場租極大化。今年的目標是利潤上達兩億元。」


試問 1:賠錢,就是不懂經營文化產業嗎?提供創作者資源與創作空間,是缺乏商業營運思考之舉?


在台灣本地藝文界相當「松菸Lab新主藝」打從開辦以來已扶植了 15位來自各領域的創作者,透過運用「LAB創意實驗室」這個空間資源,支持新生代藝術家創作具實驗性的作品,許多作品不僅獲獎,甚至也透過足夠的底蘊為台灣連結了世界舞台。

2017年時吳明倫編劇、陳煜典導演的作品《行過洛津》
2017年時吳明倫編劇、陳煜典導演的作品《行過洛津》

在過去,「松菸Lab新主藝」中,每年透過完整的徵選、豐富資源協助演出呈現等結構,甚至更有『伴式輔導』的制度,邀請入選者心中的「夢幻導師」擔任陪伴創作顧問,共同打造許多自製售票節目。過去許多來自「松菸Lab新主藝」的節目,在短短的時間裡卻是成果輝煌,包含曾獲台灣知名獎項台新藝術獎、獲邀至國際藝術節等。例如:2015年葉名樺的作品《寂靜敲門》獲邀至日本演出、2017年時吳明倫編劇、陳煜典導演的作品《行過洛津》獲邀至法國外亞維儂、林正宗的作品《噶哈巫!斷語?》也曾到馬來西亞喬治市藝術節 … …。

對此爭議,目前官方(文基會)回應「松菸Lab新主藝」取消,改為對外商業招租一事表示:「因應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即將於明年營運,資源傾向不重複挹注。」


試問2 : 有關當局主管機關,在對於文化場域營運未能有想法洞見時,變成標案招標『引進民間企業能量』,總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同樣來自五年前的新聞,《關鍵評論網》報導,當時華山經營者、台灣文創董事長王榮文曾坦言:「華山文創園區與其說是『文創產業』園區,不如說是『消費體驗』或『文化觀光』園區。」能有效帶來人流、與觀眾較為接近的文創園區場域位於市中心,高昂租金再加上改造舊建築的費用等,如此多重原因加總之下,造就了:只有租給餐廳、商店才能打平成本的結果。

如今五年過去了,松菸再度面對同樣的問題。

圖:翻攝自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臉書
圖:翻攝自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臉書

試問 3:本質是有著龐大產值的文化創意產業,藝術創作者卻每每面臨生存挑戰、且需龐大政府資源?


藝術家生存的挑戰,不分國境、不論地域性地一直都存在。

此案備受爭議得背後原因,並非是因為藝術創作者生存議題面臨考驗,才回頭檢討政府未盡其責任,而是在政策方向上並無長期、具專業的規劃,導致專業無法累積、漸漸累積出成果的創作者與平台一次次中斷,期待在短期就有龐大回報的態度,才是讓藝文界專業人士有所共感而紛紛撻閥的原因。

「親身走走台灣各大文創園區 , 也許你就會知道我們的政策是如何運營所謂的文創園區 , 其中最嚴重的是花東地區 …. 完全看不出來所謂營運方向了 , 只能不斷招標 , 不斷換單位 , 換人執行 , 看誰有本事營運 , 但一個文化創意園區如果一直分區招商 , 那這樣跟百貨公司有什麼差別?」舞蹈工作者周書毅說。

回到最初討論松菸「LAB創意實驗室」的租金是否過於高昂?

據了解同樣位於松菸的「松菸創作者工廠」,於2017年正式公告的租金為一坪 750元 /月(其中包含租金600元 /月,外加公共管理費150元 /月),現在是一坪 2,500元 /月,漲幅超過 230%。另一方面,根據《典藏》主筆吳牧青報導,如今「LAB創意實驗室」是同樣位於松菸一帶的誠品表演廳租金的 2.5倍。你/妳認為,松菸「LAB創意實驗室」租金是否過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