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經歷心碎的一週過後,專家發現一份來自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藝術史教授 Andrew Tallon 針對巴黎聖母院大教堂(Notre Dame Cathedral)的 3D掃描,可能在這接下來對聖母院的修復工作,具有極大的重要性。

藝術史教授 Andrew Tallon 在去年11月時已逝世,當時 Tallon 把3D掃描儀器安裝在三腳架上來執行掃描工作,接著在同一個地方拍攝全景照片,最後再將照片對應到 3D掃描的數據資料上。同時熟悉藝術史與 3D掃描的學者 Tallon告訴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團隊:「這掃描工作必須精確到誤差值在5毫米以內。」

Tallon在聖母院裡頭和周邊的50多個地點執行了這項掃描工作,總共收集了10億個數據點。Tallon 教授在2015年時告訴當時的紀錄片工作人員:「當你在一個打從中世紀就存在的建築物上工作著時,其實很難有什麼所謂『新』的東西,因為他們都已經被觀察、注視著好多好多年了。 」

「所以,這些日子裡我嘗試使用更先進的技術,我想從這些古老的建築物中獲得新的答案。而對我來說,其中最好的技術就是雷射掃描。它讓人們少見地訴說著哥德式建築時,是透過這麼相對精準的方式描述著它。

可以想見, Tallon 教授的研究數據資料,將會成為聖母院重建時在數據上的重要參考,他的這項數位技術也將會在重建教堂的尖塔上發揮功用。同樣是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的信仰者之一,Tallon甚至在美國創辦了「巴黎聖母院之友」這個計畫,甚至在2017年時發起了 聖母院屋頂的3D導覽。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