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這一天,這位自稱是德國富商二代繼承人安娜·德爾維(Anna Delvey)的故事,在曼哈頓最高法院的法庭上寫下了結局。

曼哈頓州最高法院大法官黛安·基塞爾(Diane Kiesel)判定本名為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的她,二級盜竊,被判處4至12年徒刑,未來在刑罰實施完畢釋放後,Anna 將被驅逐回她真正的母國俄羅斯。Anna Sorokin 化名 Anna Delvey ,對整個紐約社交界說謊、甚至詐騙了她身邊許多時尚、藝術界友人。

一切起緣於 Anna Delvey 這個名字,開始在紐約社交圈為人所知之後。形象上她是個生活奢侈,習慣向酒店服務生給出百元美元大鈔的德國女繼承人,同時有著良好品味,她說服著名建築師聖地亞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的兒子加布里埃爾·安德烈斯·卡拉特拉瓦(Gabriel Andres Calatrava)設計了一個價值4000萬美元的六層樓高的俱樂部,該俱樂部將有來自 Urs Fischer 和 Jeff Koons 等藝術市場明星的作品,同時自己也以德國收藏家身份自居。

From Anna Sorokin’s Instagram

Anna 自稱是擁有6000萬美元(約台幣18億元)信託基金的德國富豪二代繼承人之外,她也曾在收藏家 Aby Rosen 所擁有的酒店消費行騙了數萬美元、甚至說服收藏家友人共赴威尼斯雙年展之旅等,然而這些花費Anna都沒有歸還於友人們。

媒體訪問其中一位華裔收藏家友人,回憶起當時,只覺得Anna好像都只用現金付錢,不曾看過她拿出信用卡,同時也認為消費金額都不大,就沒有太在意。一切都直到 Anna 在2017年時,在餐廳吃霸王餐被捕後一一揭發。

Anna Sorokin following her sentencing on May 9, 2019. Photo by 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Sorokin 事件,是一個令紐約社交界錯愕的事實,許多曾經受騙的友人都是直到Anna Sorokin 被捕後才知道真相。

Anna 曾聲稱要開私人藝術俱樂部,希望俱樂部能遍佈世界各個重點城市,為此她甚至偽造銀行對帳單,為的是尋求2200萬美元(約台幣6億7864萬元)的貸款來成立藝術中心。然而後來,她也真的從一家銀行獲得了10萬美元的信貸額度,但習慣了奢侈生活的她,卻是把大部分的金錢花在酒店套房和精品衣服上。隨著這筆錢耗盡,在2017年的某日,她在拒絕為自己在 Le Parker Meridien 的午餐買單後被捕。

《紐約時報》 的一篇報導中,引用了一位匿名陪審員的話,內容是陪審團和法官經判斷發現她似乎是缺乏悔意,因為她過度在意自己上法庭該穿什麼樣的衣服,陪審團發現諸如此類的事實時,感到十分沮喪。甚至真的有一次開庭因為她在衣櫃前躊躇太久而延遲。對此,Anna的律師表示這些指控『太嚴厲了』。

在判刑前,Anna正式地表示:「我為自己所犯的錯誤道歉。」她如此充滿爭議的傳奇故事已被買下版權,不久後成為Neflix上真實故事改編的電視劇。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