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s Mekas,這位出生於立陶宛的美國電影製片人,同時也是詩人、策展人、以及前衛電影製作人。

本週二(1/22)在他布魯克林的家中逝世,享年96歲。在Mekas的Facebook頁面所對外發佈的消息並沒有告知死因,只告訴人們,他「安靜地和平地過世時。」

Jonas Mekas 是一個多產且備受讚譽的電影製片人。除了製作60多部電影外,Mekas這一生還寫了20多本書、創立也幫助建立了多個相關領域機構來支持電影製作人,出版類也包括了數個電影文化類的期刊、一個專門展示實驗電影的圖書館和電影院。而Mekas自己的作品已在世界各地展出,包括MoMA、PS1、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Documenta 14等。在2005年,他已在威尼斯雙年展上代表他的家鄉立陶宛。

「我不認為我是愚蠢的。當我需要拍攝某些東西時,它來自無意識,但會繼續觸及有意識的東西。要區分它們是非常困難的。」—- Jonas Mekas

過去Mekas在回答有關其作品的直觀、非線性性質的問題時曾經這樣回答。

Mekas在1922年,出生於立陶宛的 Semeniškiai。在他年少時,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而Mekas和他的兄弟被送往德國勞改營,戰後他們住在威斯巴登的緣故,讓梅卡斯有機會在美茵茲大學學習到哲學。後來當他們被重新安置到布魯克林後,Mekas開始使用16mm Bolex相機拍攝日常生活中的日常碎片畫面。他的第一部作品,最終由20多部電影組成,因此開始終身致力於非線性、抒情的個人電影創作。

在2015年接受Studio International採訪,當被問到他的電影創作與編輯過程時的回應,至今仍讓影像創作者充滿迴響。

「我的影像,就像一個人在畫畫:所有的手、畫筆動作該何去何從,都是在繪畫過程中決定的。而後期的編輯,是完全不同的拍攝過程。對我來說,如果我在拍攝過程中沒有得到當下創作的精髓,那麼事後不管如何編輯都不會找到那股精神的。」—- Jonas Mekas, 2015

“My filming is like when one paints: all decisions of hand or brush movements are decided during the process of painting. Post-editing i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kind of filming process. For me, if I failed to get the essence of the moment during the filming, no amount of editing is going to get it. I just put the film on the shelf, and that’s the end of it.” —- Jonas Mekas, 2015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