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常習慣地,在兩廳院買了一場戲的票,在戲開演前來到中山堂4樓,但「島嶼酒吧」將在你踏進戲裡第一刻開始,就讓你知道這並不是尋常的一場戲。

「人們應該很熟悉的是,在酒吧裡總是不知道會遇到誰吧?」

平常進酒吧裡不論是興趣或解悶,到了酒吧後總有人領著你進門,在島嶼酒吧裡也是。

你一樣會有一杯飲料、有人和你說話、或你們不一定會靜靜地坐在位子上說話,可能還有些別的?島嶼酒吧的謎樣得由觀眾自己領略。

IsLand Bar」,L是大寫字母,除了看作Island(島嶼),也可以是Is Land(是土地)或者I’s Land(我的土地)

IsLand Bar/ 台北藝術節提供

藤原力(Chikara Fujiwara)是有著法律與政治背景的日本藝術家,從社福工作、城市規劃到創辦雜誌,而今年的他來到台北藝術節上演 IsLand Bar。他說:「酒吧讓不認識的人碰在一起,僅透過一杯飲料,就帶出一些故事。這種『混合』的處境,是很多藝術家共有的興趣吧!」

How are we to live and survive in a world where there is no reliable ground which is increasingly becoming unstable? 在越來越不穩定的世界裡,我們如何生存和生存?  – Chikara Fujiwara

眼尖的觀眾早已發現,《島嶼酒吧》的英文劇名是「IsLand Bar」,L特別有著大寫字母。

劇組說,這暗示除了單純地看作Island(島嶼),也可以是Is Land(是土地)或者I’s Land(我的土地),究竟是什麼都將交由觀眾詮釋。表演者與觀眾可能聊世界與生存、聊自己或別人的故事、甚至聊一段已經遭人遺忘的歷史、和認同,都在觀眾找到座位以後由藝術家帶領開始。

「這並不是虛構的影片,而是真實的坦克當時踩踏著這塊土地。」- Moe Satt

緬甸藝術家 Moe Satt 是緬甸重要的當代藝術家,曾獲Hugo Boss亞洲藝術獎提名的六位年輕藝術家之一,artnet國際版曾經形容他為「他並不害怕去碰觸政治!」

Moe-Satt_Photo_Allen-Cui_2.jpg

Moe Satt/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hoto by Allen Cui

 

「當你來到我的『島嶼』在我面前時,我想講一些我兩個阿嬤的故事。」日本藝術家藤原力也說著歷史。

「一個阿嬤出生於日據時期的高雄,1945年後回到日本。另一個阿嬤則是在滿州和瀋陽的日軍駐地工作到1946年。他們的人生和亞洲歷史是連在一起的。」

 

「悶著」的不只是人,而是關於歷史、故事那些還沒有被開啟甚至遭遺忘的

「和一般酒吧相似的是,這裡的狀態也讓我放鬆,我任由自己交給藝術家引導,重新認識了許多被日常生活蓋掉的事情。」- 觀眾A觀後感

34567890ifgh34567ygh (1 - 1)-3

IsLand Bar/ 台北藝術節提供

島嶼酒吧裡,「每個藝術家就是一座島,每座島都有它專屬的飲料。」藝術家們將有自己的「花名」、領有各自的檯桌,猶如島主,迎接陌生的觀眾前來對坐。觀眾可以點桌,並享有一杯藝術家別準備的調酒。來自臺灣及亞洲各地的藝術家們將進行一對一、一對雙、三人行親密接觸。

在一杯沖淡理智的雞尾酒之後,你可以付出一段故事,被回報以一份感動,或開啟一個議題,尋求思想交流的高潮,但記得,在刻意營造的歡場氛圍裡,真情假意純屬體驗,請理性付出真心,切勿過量。

在短短的時間內,隨著藝術家的引導,你將被專注地對待。其實,藝術家和觀眾們一樣期待著有一些事情能夠開始改變。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