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繪畫(abstract painting)被認為是人們表達自我最純粹的方式之一了。因為它讓創作者們可以載沒有客觀現實、不被現實世界形式約束的狀況下,僅僅透過視覺,就達成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這樣的「自由」,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期就開始了,抽象繪畫在當時是以歐洲古典和傳統學術繪畫完全背離的姿態出現,發展至今仍有著無數的藝術家透過抽象繪畫中任意的顏色、前所未有的形狀、而不只是逼真的三維視角,如此塑造著自己的語言。

05_紀嘉華 Jason Chi_時間的形狀-2 The Shapes of Time-2_2018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22 x 122 cm
紀嘉華 Jason Chi_時間的形狀-2 The Shapes of Time-2_2018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22 x 122 cm

目前仍在耿畫廊展出至 9/23的「奇妙機緣─紀嘉華個展」Serendipity–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出自於同時兼具策展人、收藏家,以及建築背景等多重身份的藝術家紀嘉華。這樣時常需要轉換在各種不同專業角色間的狀態,是許多人也能有所共鳴的當代生活經驗。

「我的畫作是寫實的,同時也是抽象的,它是分析的,也是即興的。它關乎秩序與混沌。」紀嘉華說。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  展場©耿畫廊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 展場_©耿畫廊

抽象藝術並非以古典美學和傳統學術繪畫為基準來觀看、甚至評論。

然而,這個特點似乎讓許多嘗試想更瞭解抽象藝術的人們更加困惑了。以及更重要的,抽象繪畫對社會和人文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  展場©耿畫廊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 展場©耿畫廊

「許多人認為繪畫是要取悅人心,或是為後代留下一幅場景,甚至是滋養,騷動,激發。同時也有許多人相信繪畫具有社會公共性的功能,心理學功能,社會的鏡子,或是能夠參與和引導社會的變革。」

「我不打算就這些觀點進行爭論,因為所有這些都可能是繪畫的附加功能。」

這是神經美學創始人 森伊爾 齊格(Semir Zeki)所說的。齊格他認為,書本上所提及的諸多表面『功能』,並不是他覺得抽象藝術存在的最珍貴之處。

他甚至直接地認為,繪畫的『總』功能,其實是描繪物體、面孔、持續存在的、甚至是不朽的特徵,透過這些來讓我們獲得知識。

紀嘉華 Jason Chi_像河流般的時光-3 Time Flowing Like the Stream-3_2018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22 x 122 cm
紀嘉華 Jason Chi_像河流般的時光-3 Time Flowing Like the Stream-3_2018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22 x 122 cm

「寫抽象藝術,很難;寫熟稔的抽象藝術家,難上加難。」謝佩霓在紀嘉華的畫冊中,開頭便寫了這樣的一句話。

倘若閱讀一為抽象藝術家的作品,可能是透過其色彩、形狀等所喚起的情感來解讀藝術家所關心的某一件事,觀者則是從繪畫的另一端接收著情感。

然而,想像你閱讀著一位熟識朋友(所創作的抽象藝術),卻不如想像中地容易。

「1998年台北誠品的個展,是他15歲那年隻身離台赴美,15年後首度重新踏上故鄉後的一次創作展現。一些幾乎接近全白的低限畫面,和另一批帶著如斜向磚塊交互排列的作品,很難讓人和只有30歲年紀的畫家生命聯想在一起。」蕭瓊瑞也在紀嘉華的畫冊中寫下了這一段話。

12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展場_©耿畫廊

「『奇妙機緣』,來自於英文字的『Serendipity』,這是英語世界裡公認最美也最難詮釋的一個字詞」蕭瓊瑞說。

英文Serendipity,源於傳說故事〈錫蘭三王子〉(The Three Princes of Serendip) 描述古代錫蘭國王為了磨鍊三位王子,於是安排任務讓他們遊訪世界,在遊歷的過程中他們並不如預期的往目標邁進,卻能在過程中發現意想不到的收穫或幫助了人;爾後他們便以「Serendipity」紀念旅途中一切意外的好運與學習到的智慧。

「世界上有太多醜陋,而我只想創造純粹的作品。」這是紀嘉華在畫冊最後面所寫的一段詩篇。

02_紀嘉華 Jason Chi_寂靜之光 Silent Light_2017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50 x 190 cm
紀嘉華 Jason Chi_寂靜之光 Silent Light_2017_油彩・亞麻布 Oil on Linen_150 x 190 cm

法國詩人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 )說:「時至今日,人們對『美』已經有了許多新的認識。」

抽象繪畫就像音樂,音樂並沒有表示具體內容,只透過不存在實體的聲音元素、節奏、對應時間,且無須透過文字就能表達情感,甚至許多偉大的人文情操。一首歌象徵著一個時代,歷史上幾乎每一個時代都存在著這樣的事情。

而想像倘若眼前的抽象畫,是來自相識多年的朋友所作,對觀者來說,談論畫作中潛在的社會意義、人文思想之前,或許你更關心的是作畫者目前為止所擁有的人生經歷、曾一起共享的哲思。

下次,當欣賞一幅抽象畫時,讀完藝術家自述後,不仿嘗試涉入更多藝術家的生平、或哲學信仰。畢竟,抒發情感、交流人與人之間思想,正是藝術的本職。

8
Serendipity – Jason Chi Solo Exhibition 展場 ©耿畫廊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