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大多數人們所了解的,藝術家、藝術評論人、藝廊經理人,三者在當代藝術界發揮所長與自身的影響力,推動著當代藝術產業。

而在《絲絨電鋸》這部本月在Netflix 上線的電影,開頭場景設定在知名藝術博覽會 Art Basel Miami ,嘗試以高度貼近現實、卻充滿諷刺與衝擊的詮釋方式, 訴說藝術作品價值如何扶搖直上、或一落千丈。

Photo by Claudette Barius / Netflix
Photo by Claudette Barius / Netflix

這一實為驚悚片,卻選擇以當代藝術產業為背景的 Netflix 獨創電影,不盡讓許多當代藝術工作者們投射著自己的工作與日常。然而,這之中究竟又有多是現實當代藝術產業可能發生、或正在發生的現況?

藝廊經理人往往貪婪且冷若冰霜?藝術評論人高度握有市場影響力且忠於評論?可想像,許多當代藝術領域工作者們在觀看《絲絨電鋸》、且高度涉入地投射自己的產業後能有所解答。

Photo by Claudette Barius / Netflix

正如片中一位讓兩個藝廊經理人爭相代理的藝術家,與曾經夢想成為藝術家的藝廊經理之一席話,表述著藝術家這個職業,不僅僅只是一位將作品『產出』的人。

「依賴性謀殺創造力,創造力探索未知境界。世上沒有一種策略能夠圍堵創新的無限疆域,只有信任自己,才能突破恐懼和陳規的挑戰。」

Dependency murders creativity. Creativity plays with the unknown. No strategies exist that can enclose the endless of realm of the new. Only trust in yourself can carry you past your fears and the already known.

Photo by Claudette Barius / Netflix

”Good evening, lady and gentleman. All current art is FAKE. ”

這句簡短且驚人之語,來自於另一部電影 Manifesto《凱特布蘭琪:宣言13》。場景在新聞主播台,如此一個向世界傳播資訊思想的地方,凱特布蘭琪在這一幕擔任「主播」的角色,說出「如今現存所見的藝術,都是假的」。

如此一部劇場感十足的,是由 Julian Rosefeldt,一位同時致力於錄像和電影創作、數度於巴塞爾藝術展展出、來自德國的藝術家。片中提及觀念藝術、極簡主義、情境主義、達達主義、未來主義、共產主義、抽象主義等,導演 Julian Rosefeldt 蒐集了在20世紀當時喧騰一時、高度前衛的藝術主張,編彙成這 13組角色/場景與藝術宣言。對於日常工作便是在思想上不斷革新的藝術家、藝術工作者來說,這部電影所引發的是另一種內在的共鳴。

©Julian Rosefeldt and VG Bild-Kunst Courtesy of FilmRise  

而片中這些台詞化的「理論」,乍聽之下確實荒謬且不可理喻。然而「藝術」,尤其「當代藝術」的本質,不正是在挑戰著我們既有的一切。

片中所有角色由凱特布蘭琪一肩扛起,從舉止粗魯的流浪漢、賢淑優雅帶點神經質的家庭主婦、藝廊經紀人、滿口反社會言論的刺青女、光鮮亮麗的電視女主播、無塵室中的工作人員,到高傲的舞蹈藝術總監等等,藉由和所扮演身份有所衝突的『電影台詞』,表達對20世紀以降諸多藝術運動的反思。

©Julian Rosefeldt and VG Bild-Kunst Courtesy of FilmRise  

” Nothing is original. So you can steal from anywhere. ”

「沒有東西是原創的,你可以恣意從任何地方偷取。」

凱特布蘭琪說出這句台詞時,場景竟然是在教裡。凱特布蘭琪飾演著教師,並向教室裡天真的孩童們,『教導』著這樣的精神。平靜且安和的幼兒教室,與電影螢幕另一頭飽受價值觀衝擊的觀眾之間,張力無限。

©Julian Rosefeldt and VG Bild-Kunst Courtesy of FilmRise  

「你們不斷的批評我們,有一天,就換我們批評你們。」

這句台詞是在凱特布蘭琪飾演流浪漢的一幕中提出。倘若主流和體制給了藝術某種框架,而Manifesto《凱特布蘭琪:宣言13》則是嘗試透過電影中充滿張力的語彙、超現實的場景,同時挾帶大量的理論, 質疑現著在的藝術。

「我們熱愛藝術,如同熱愛人生的甜蜜與愚蠢。」

在一日常餐桌上,凱特布蘭琪飾演一個神經質般嚴謹教養著孩童的家庭主婦,在人們生活中最日常的餐前禱告,提出這句耐人尋味的。

©Julian Rosefeldt and VG Bild-Kunst Courtesy of FilmRise  

而這一部《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由瑞典導演魯本奧斯倫(Ruben Östlund)編導的新作於去年(2017)獲得法國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東昊影業在台發行的作品。

雖以當代藝術為背景,然而如魯本奧斯倫過往作品關注的探討著「人性」,這部作品也談到了更多關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以及潛藏在人性背後那『不可逾越』的階級界線。

PHOTO COURTESY of_東昊影業 Andrews Film

意外被打掃工作人員清掉一個個的沙堆作品、看似吸睛聳動的媒體策略投射出當代社會的集體冷漠,《抓狂美術館》用最雅緻的方式、十分得體且一顰一笑之間,諷刺著當代社會的高度文明、人文關懷有多麽脆弱且不堪一擊。

人性與文明,片中談到了網路數字至上的神話、人們對於人文議題極盡所能的表現在意,但卻毫無實質貢獻者。整部電影裡頻頻追問著人類耗盡歲月、歷史打造多少偉大文明,究竟為何為什麼如今卻換來人們的本末倒置?

PHOTO COURTESY of_東昊影業 Andrews Film

這部以當代藝術、美術館為背景的電影,不僅只是因電影背景設定讓當代藝術工作者有所衝擊,同時更是期待透過這個主題,追問人們心中所謂的文明與人道為何,甚至嘗試諷刺著居相對優勢的高位者,對貧窮與弱勢的人文與關懷,是否往往帶著自以為是的垂憐。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TAP-The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AP-The Art Press is an media organization, fill with influential articles about Ar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