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99%的年輕人都被Facebook, snapchat 等社交媒體洗腦了成為其中一分子,意味著做同樣的事:什麼被宣揚,他們一股腦地就傳播什麼 …

「我認為他們的革命性被大大削弱了。他們的成長環境充斥著物質的舒適,真正的革命會讓人失去一切,而他們並不願意放棄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

雖身為20世紀80年代末杜塞爾多夫學派的一員,但 Thomas Ruff 卻是徹底地顛覆了老師們的風格。對色彩的運用、有意識地處理原圖像(由最初的人工修圖技巧發展至如今的數碼技術),或是將照片進行放大印刷呈現了一幅幅看似宏偉畫作般的攝影作品。

Ruff 透過他自我反思而生的一系列創作手法,建立起自己獨特的概念攝影體系。

Installation view, Thomas Ruff, ‘Transforming Photography’, David Zwirner Hong Kong, 2019

「我希望你在圖片中能看到兩件事:圖像本身,以及對攝影媒介的反思或思考…..我就好像在研究攝影的語法。」這是 Thomas Ruff 在2009年受訪時所說的話。

比起攝影師,Ruff一直都更像是個質疑者,一個隨著時代進展不曾停止反思的藝術家。

Installation view, Thomas Ruff, ‘Transforming Photography’, David Zwirner Hong Kong, 2019

例如二十世紀末,數碼複製技術變得普及。

而從那個時候開始,Ruff 的大部分作品都反映了這種全新的圖像構建、發佈及接收的模式轉換,這樣的思維和時代洞見,在這一次展覽的作品中可見一斑。

從 Ruff 職業生涯早期的作品可以發現,他已經不再使用傳統相機了 —— 比如在《星空》系列(SterneStars),1989-1992)中,他利用了歐洲南方天文台檔案中的負片,打印出大尺寸的、近乎抽象的星空。

在 Ruff 後幾個系列裡,他進一步在實踐中真的摒棄了相機的使用,嘗試用數碼技術實驗來模擬底片的效果。

Installation view, Thomas Ruff, ‘Transforming Photography’, David Zwirner Hong Kong, 2019

在《特里普》系列(tripe,2018-2019)中,Ruff 運用了19世紀50年代英國東印度公司特里普上尉(Linnaeus Tripe)在印度和緬甸拍攝的高清紙質負片,這批負片為倫敦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館藏,它們記錄了十九世紀的旅遊攝影方式。與玻璃負片相比,紙質負片雖然更容易老化,但也更輕、更便於運輸。

Ruff 通過電腦程序,把這些在印度和緬甸拍攝的高清紙質負片轉化成正片圖像,再用數碼技術,模擬著手工潤飾的步驟,這些都是Ruff 經反思後,透過創作強調了這些圖像的主題和創作過程。

Installation view, Thomas Ruff, ‘Transforming Photography’, David Zwirner Hong Kong, 2019

同理,在他仍在進行中的 《黑影照片》(phg.)系列(2012-)中,Ruff 利用定制的軟件程序,組成視覺上虛幻而複雜的圖形及顏色排列,重現了1920年代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在感光紙上排列物件而創作成的黑影照片。

對超現實主義藝術家而言,在沒有相機的情況下製作攝影圖像是大膽而即興的。而與他們相反地,Ruff 反而是使用電腦來模擬這個過程,沒想到這麼做卻使他對最終構圖有了更大的決定權。

「對於觀察照片和從中獲取信息,我們都應保持警惕。除了保持謹慎之外別無他法。」— Thomas Ruff

Thomas Ruff, flower.s.07, 2018.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在其最新作品系列《花卉.s》(flower.s,2018–)中,Ruff 利用數碼操作及模擬技術來合成偽日光化的效果(即薩巴蒂效應),這亦是超現實主義者所青睞的另一種效果。

在打印過程中,圖像的部分明暗區域被反轉。為創造這些圖像,Ruff 先用數碼相機拍攝排列在燈箱上的花朵或葉子,再利用軟件程序調整色調值。最後他將成品打印在陳舊紙張上,賦予圖像懷舊的氛圍。

Thomas Ruff, nudes wg12, 2012.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Ruff 這一次在 David Zwirner 個展展出的其他作品系列,關注著互聯網時代的圖像流通方式。

為了創作《裸體》系列(nudes,1999-),Ruff 真實地曾在網路上搜索色情圖片,然後將色情圖片放大,故意讓原本就已經十分低清的圖片變得更加模糊 。同時,調整色調並刪改畫面的細節,許多人必定很好奇這麼做,究竟是為什麼。在《底層》系列(Substrates,2001-)中,Ruff 更加複雜化了圖像抽象的概念,這一切為的是創造出『純』抽象的圖像。

Ruff 他不停地放大日本漫畫的圖片,直至其失去所有可辨識的細節,最終圖像僅剩沒有形狀的迷幻色調。

Thomas Ruff, jpeg tr05, 2019.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Ruff 對於後代攝影師具有極廣泛的影響力,導致這個名字對許多攝影藝術家來說一點都不陌生。除了美學思想之外,他在創作時所運用的各種技術,幾乎涵蓋了從舊時代設備至最先進的數碼模擬系統之間的所有層面。

Ruff 的攝影實踐立足於其媒介本身,他透過強調攝影的過程,探討著攝影圖像的本質及攝影再現真實的功能。

Installation view, Thomas Ruff, ‘Transforming Photography’, David Zwirner Hong Kong, 2019

這個展覽遍布 David Zwirner香港畫廊的兩層空間,展出作品從 Ruff 早期的開創性系列,到兩個從 2018年才開始的全新系列——《特里普》(tripe)和《花卉.s》(flower.s),全面展現藝術家非凡的藝術生涯與創作思維。

托馬斯 · 魯夫(Thomas Ruff)個展《攝影變革》

  • 展覽日期:2019年5月22日至6月29日
  • 香港皇后大道中80號H Queen’s 5-6樓 (入口6樓)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