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法子做回自己,更遑論創作。」香港藝術文化界聯署抵制「港版國安法」Being an artists, if you couldn’t be yourself: Arts & Cultural workers in Hong Kong on the proposed National Security Law for Hong Kong.

政治情態會影響藝術創作者嗎?試想倘若藝術家欲守護創作自由,但卻無法擁有言論自由時,原擁有自由的創作者們又該如何適應如此巨變?

「我們沒法子做回自己,更遑論創作。」身兼政治漫畫家的浸大視覺藝術院助理教授 黃照達說。

近日全亞洲、乃至全世界皆為之關注的「港版國安法」一事,象徵著香港將面臨自治恐全失的危機。為此,不僅引發許多當地團體上街抗議,在香港本地從事藝術、文化工作者們,從劇場工作者、編舞、藝術行政、演員、攝影師、藝術家、音樂人等,其中亦包含知名歌手黃耀明、導演舒琪、填詞人周耀輝等,紛紛在網上簽下聯署書,以聯署書中的「震驚,憂慮,憤怒」三點聲明,表示強烈反對通過法例:

「我們強烈反對全國人大在本週四 (5月28) 投票通過「港版國安法」。而人大代表中的馬逢國先生,我們雖知你貴為港區人大代表團團長,但同時亦是香港立法會多年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我們無可奈何下的『業界代表』。」

「你應明白要創作優秀的文化、藝術作品,必須要有一個容讓自由表達、自由創作的環境;而藝文創作的使命,便是思考及衝破種種藩籬,帶領人類文明走向更高的層次。」

PHOTO BY ANDY WONG
週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PHOTO BY ANDY WONG

連署書中的三點聲明「震驚,憂慮,憤怒」主旨為:

  • 一、表示「震驚」。疫情尚未過去,市民還在籌謀抗疫、復考、復工和復課的安排之際,中央出此重手,一錘定音,甚有「快刀斬亂麻」之味;加上過去一個月來自「兩辦內會聲明」、中聯辦自訂不受《基本法》第22條規管、港府三改立場、警察肆意以「限聚令」打壓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警隊知法犯法涉及多項嚴重罪行、以政治理由和漠視考生權益的情況下強行取消DSE歷史科試題、至港台《頭條新聞》被封殺等連串事件 …等,教見證著香港極速崩壞的我們咋舌。
  • 二、表示「憂慮」。質疑「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還剩多少創作、言論、表達和生存的空間?有關「六四」的的舞台劇會否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藝術家參與國際藝術節或邀請外國藝術家到港交流又會否被視為串連外國及境外勢力干預?歌詞中提及「反修例」示威者的行為又會否被打成煽動恐怖活動?在電影中有對白形容女角的衣著風格為「台灣風」又會否被指斥為傷害民族感情、違反一中原則和分裂國家?藝術教育的課程又是否必須加入「國家安全」的元素,否則不獲撥款資助?…等。對於這把「以言入罪」並懸在藝文工作者頭上的刀、繼而產生的寒蟬效應、和日後創作再無「不為政權歌功頌德」的自由,我們感到無比憂慮。
  • 三、表示「憤怒」。聲明批評「港版國安法」竟可以完全繞過香港立法會、在全不徵詢香港人意見的情況下,以五個工作日的時間在北京「討論」和表決,實在有違文明的常理。

黃耀明更在臉書寫道:「歷史會記住誰出賣了香港人!誰蔑視人權與普世價值!」

最後,聯署者們紛紛要求如上述所提及的「業界代表」馬逢國先生,拒絕投票通過「港版國安法」,並同時向馬逢國提問:「有否知悉我們上述的震驚、憂慮和憤怒?你有否打算在投票前諮詢並反映香港藝術文化界的意見?」若如期,全國人大將在本週四 (5月28) 投票表決「港版國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