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明白我們正在被美術館利用」:透納獎提名藝術團體之一,批評泰德美術館的這些「剝削行為」 Black Obsidian Sound Collective, one of the Turner Prize nominee for this year, accuses Tate of “exploitative practices”.

在藝術界相當具有影響力的透納獎(Turner Prize),在本月初宣布今年的入圍名單後,除了全名單皆為藝術團體而毫無個人藝術家外,另一備受關注的議題便是今年受透納獎提名的五個藝術家團體之一的 Black Obsidian Sound Collective(簡稱 B.O.S.S.)對外表示這樣一全球知名的藝術獎項是「剝削的」。(相關閱讀:點擊這裡

B.O.S.S.對外表示,泰德美術館雖然在口頭上表示很樂意向有社會意識的藝術團體表示支持,但實際上卻只是利用這些藝術團體的倡議,來達到自己目的而已。針對「剝削行為」,B.O.S.S 明確指出數項該博物館未能真正支持藝術團體佐證要點。其中包含,「委託項目的預算和藝術家費用中,缺乏對藝術團體的足夠的經濟報酬,以及藝術行業裡過往固有,較針對個人成就,而非團體工作的狀態。」

「我們明白我們正在被美術館利用。」B.O.S.S 說。

Black Obsidian Sound Collective,簡稱 B.O.S.S.

除了針對藝術團體委託預算與報酬方面的不公外,他們同步提出的其他指控:泰德美術館在與館方自身關係密切的畫商 Anthony D’Offay 性騷擾爭議一事上處理不當;以及針對去年因疫情而被裁員的員工們所組織的罷工事件上,美術館的反應不力。針對獲選該獎項ㄧ事,在他們透過 Instagram 發布聲明中,他們依然有對獲此獎項提名一事表示感謝,但同步也發表了針對該獎項有關的一系列問題,對主辦單位泰特美術館表示公開譴責。

Black Obsidian Sound Collective(簡稱 B.O.S.S.),這個由 18名成員組成、來自倫敦的藝術團體,成立於 2018年。該團體聚集成立的宗旨,是希望聚集一個關注藝術、聲音和行動主義的QTIBPOC(黑人與有色人種酷兒跨/雙性別者)團體。

此外,B.O.S.S.還指出,主辦方泰德美術館給他們準備年度特納獎展覽的時間也相當問題。與往年一樣地,這個獎項的展覽,將在 9月下旬舉行。換言之,入圍藝術家們通常只有四個月的時間準備這個展覽。「這樣被要求的緊迫性,闡明了藝術獎項文化、以及整個藝術行業中的過往慣有的壓榨和剝削行為。我們都知道,黑人、棕色人種、工人階級、殘疾人和酷兒的身體,常常是他們想要的,但也很快就會他們被拋棄的。這些都從未得到持續性的關懷與關注。」

對於B.O.S.S.的公開指控,泰德美術館也發表了一份聲明。

「泰德美術館致力於支持藝術家的創作,因此我們始終歡迎任何批評性的對話和參與方式。藝術家必須能夠自由地表達,並以他們希望、期待的方式分享他們的個人觀點。」至於,B.O.S.S.所提出的批評是否影響他們對此次提名入圍的參與度呢?

BOSS表示,他們將會繼續參加該獎項的後續評選。但特別提醒道:「最重要的是,我們都要十分了解,我們所參與的項目,其背後的背景狀況是什麼。而我們也有權利要求,在更具豐富的支持性條件下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