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台灣藝術界無從想像的處境:泰德罷工和南岸藝術中心裁員,至今仍受疫情衝擊的倫敦藝術界 Due to COVID-19, London art scene unsettled as TATE workers vote to strike, Southbank Centre challenged over its staff redundant.

發生地又突然、又充滿未知與持續性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全球大型博物館、美術館都陷入生存為危機。對台灣的觀眾來說,可能難以想像其他國家依然尚未脫離疫情重擊的龐大影響。

想像疫情之後,儘管擁有政府的救助金,藝術人依然遭到大批裁員是什麼感受?裁員危機當前,讓倫敦泰德美術館員工在日前工會舉辦的投票中,以壓倒性票數決定啟動罷工行動,並宣布除非館方管理層能在 8月17日之前,收回成命地挽救泰德美術館旗下的商業部門——泰德企業(Tate Enterprises)的數百個工作崗位。

整起事件源自於泰德企業(Tate Enterprises)在六月左右時宣布,將在倫敦、利物浦和聖艾夫斯裁員約 300個零售、餐飲和出版部門的職位,這樣的決議讓美術館與藝術界為之反彈。

Due to COVID-19, London art scene unsettled as TATE workers vote to strike, Southbank Centre challenged over its staff redundant.
Due to COVID-19, London art scene unsettled as TATE workers vote to strike, Southbank Centre challenged over its staff redundant.

就在上個月底,倫敦當地社會運動人士和泰德美術館的員工,無獨有偶地選在美術館再次重新開放的這一天,群起聚集在泰德現代美術館外抗議。他們的訴求相當簡單,就是希望館方能將政府所發放的 900萬美元救助金中,提出 10%使用在目前已身處在危機邊緣的工作崗位。

其中,抗議者更在他們的罷工宣言中指出,這些已經和正式支遣只有一步之遙的工作崗位中,大部分都是黑人和少數族群。然而,泰德企業的領導層表示,公司目前的現況已經是從儲備金中撥出 650萬美元用於因應員工人事支出,雖然政府提供給泰德美術館的救助金目前還沒抵達,但基本上這筆資金未來也不太可能投入美術館旗下的這間商業子公司。

「我們理解這帶來的不確定性和焦慮,並尊重我們的員工以這種方式表達意見的權利。我們將繼續與員工合作,確保我們保持透明、開放和誠實。」倫敦南岸藝術中心發言人對外表示。

倫敦藝術界大規模裁員的陰影,也籠罩著當地相當重要的藝術據點:倫敦南岸藝術中心。該機構的員工對此也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內容譴責了機構中管理層將裁掉三分之二的人力:意味著,將有即四百多個藝術人失去他們的工作崗位。

日前,數百人已在南岸藝術中心進行了抗議遊行。疫情之下,該館並未能像周遭館舍一般重新再次開放,直到明年春天左右。目前,儘管英國政府早在 6月便已承諾,會向文化藝術產業提供 20億美元的救助金,但目前尚不清楚會有多少能夠分配給倫敦南岸藝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