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在這樣的時代思考藝術:疫情期間,嘗試紀錄並反饋的藝術人們 “How Can We Think of Art in a Time Like This”: Art people who still try to documenting the worldwide disaster due to Coronavirus.

因瘟疫肆虐而導致的展覽延期,但有更多的是因疫情而帶來難以挽回的遺憾。其中包含,威尼斯建築師維托里奧·格雷戈蒂(Vittorio Gregotti)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享年92歲。許多藝術工作者暗自祈禱著,希望眼前的積極,能夠抵擋更多遺憾發生。

全球藝術界遭受重擊,多數藝術工作者們皆處無奈之餘,也嘗試著在如此全球各國幾乎無一倖免的狀態中做些什麼。位於歐洲疫情中心的義大利,位址於佛羅倫薩斯的當代藝術美術館 – 特羅齊宮(Palazzo Strozzi),其館長阿圖羅·加蘭西諾(Arturo Galansino)面對疫情的反應,是透過網路和社交媒體,建立了一個名為:IN CONTATTO (IN TOUCH) 的藝術項目,希望藉由藝術與人們思想之間的聯結,來超越現實中遭到隔離、甚至疏離的人們。

IN-CONTATTO-Palazzo-Strozzi-Firenze-©-Ela-Bialkowska-OKNO-Studio-28-DSC07121-OKNOstudio-2
IN TOUCH: Building a new relationship with our audience

IN TOUCH 這個藝術項目,透過網路紀錄、分享了觀眾的反饋並以遠端傳遞,其中包含知名行為藝術家的瑪莉娜 • 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也在特羅齊宮這個藝術項目中,對疫情、也對遭受瘟疫折磨的義大利人傳達自己想說的話。

「義大利,我愛你。我的心與你同在。」“Italy, I love you. And my heart is with you”. said  Marina Abramović. 

Marina-Abramović_In-Contatto_CROP-1
Marina-Abramović_In-Contatto

亦如同香港藝術界號招了含美術館、基金會、藝廊、拍賣行等共近70個藝術單位組成 ART Power HK,亦嘗試透過網路凝聚香港靈活藝術界。

而另一方面,關注當代中國藝術的藝評人 芭芭拉·波拉克(Barbara Pollack)和安妮·范哈林(Anne Verhallen)策劃了一場線上展覽,來回應如今多數畫廊、美術館皆關閉的情況,展覽取名為:《我們如何在這樣的時代思考藝術》(How Can We Think of Art in a Time Like This)。

「在藝術有多重要,和藝術有多不重要之間,一直都存在著一個有趣的矛盾。」 Pollack 說。

這個展覽,展示了藝術家與電影人林恩·赫舍曼·利森(Lynn Hershman Leeson)、紐約藝術家朱迪思·伯恩斯坦(Judith Bernstein)、美國影像藝術家珍妮特·比格斯(Janet Biggs),中國藝術家艾未未(Ai Weiwei)、中國藝術家苗穎(Miao Ying)、趙趙(Zhao)等人的作品。至於回應這樣的情勢狀態,又是基於什麼原因而想找這些藝術家參展呢?

Barbara Pollack表示:「我們要找的是那些對未來充滿悲觀主義、政治憤怒或精神崩潰的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