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藝術家來說,深居簡出似乎習以為常:疫情期間,行為藝術家 Marina Abramović 創作了一部歌劇 Marina Abramović’s interesting perspective on Coronavirus, and working on her Maria Callas Opera.

許多人認為藝術家的心思總是難以捉摸,而更別說是像瑪莉娜 • 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這樣的行為藝術家。儘管是在這個非常時期裡,Abramović 看致命流行病的方式一是有別於一般。

由於新冠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人們開始減少外出、保持社交距離。然而,對於一直以來皆深居簡出的許多藝術家來說,減少接觸人群這件事情似乎並沒有至麽困難。就像行為藝術家瑪莉娜 • 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一樣,許多藝術家在疫情期間依然一如往常孜孜不倦地保持著工作狀態。

甚至,近期也傳出消息指出 在這過去一個月裡,行為藝術家 Abramović 一直在慕尼黑工作,並且將在不久的未來有一部新的音樂劇:名為《瑪麗亞 · 卡拉絲的七死》(“7 Deaths of Maria Callas”),這是一部有關於已故歌劇明星瑪麗亞·卡拉絲(Maria Callas)的作品。刀、蛇、火等充滿象徵性的物品將出現在劇中,演員 Willem Dafoe 則是將在劇中不斷地嘗試『謀殺』Abramović 在劇中的角色,讓觀眾光是想像就感到十足張力。

Ms. Abramovic, right, and Willem Defoe in one of the films that accompany the opera’s seven arias.Credit...Marco Anelli

Abramović 告訴《紐約時報》,關於新冠病毒是如何的讓她努力地實現讓創作產量保持搵定。而關於為何選擇取材於 Maria Callas ,她解釋其實從小時候就開始對卡拉絲(Calla)痴迷不已。甚至到後來 Aristotle Onassis 為了 Jackie Kennedy 而放棄了和 Maria Callas 的感情時,卡拉絲所陷入的那種深深的絕望,她甚至因此消失成了隱居者。「我停止進食了。」Marina Abramović’ 說。 「我停止喝酒了。我不想再生活了。很長時間以來,我處於非常糟糕的狀態。當時卡拉絲甚至放棄了她的工作。但這是她和我之間的最大區別。我沒有辦法放棄我的工作。」

阿布拉莫維奇(Abramović)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詢問到她是否擔心自己感染新冠肺炎時說:「我從未想過。」

「如果我從前因為表演所做過的事情都是為危險的話,那我可能已經死過很多次了。」Marina Abramović 說。

而關於 Marina Abramović 最新音樂劇作品的首映時間,尚未有明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