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看到我周圍的藝術是我所喜歡的,我就不會去做藝術了。」John Baldessari 曾說。

著名的美國概念藝術家  John Baldessari ,在他的藝術創作生涯過程中,他幾乎是達成了當代藝術家所希望的每個重要里程碑。從被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館藏等重要機構收藏,到惠特尼雙年展、威尼斯雙年展「終身成就金獅奬」,甚至接受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授予國家藝術獎章。然而,這位美國重要的觀念藝術家在本月,由其工作室經理對外宣布他過世的消息,但工作室並未對外透露他過世的原因為何。

John Baldessari 不只是一位成就顯赫的當代藝術家,更重要的是他為當代藝術所帶來的多個驚世突破,例如他的經典作〈我不會再做沉悶的藝術品〉( 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是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館藏之一。

Fissures (Orange) and Ribbons (Orange, Blue): With Multiple Figures (Red, Green, Yellow), Plus Single Figure (Yellow) in Harness (Violet) and Balloons (Violet, Red, Yellow, Grey), 2004
Fissures (Orange) and Ribbons (Orange, Blue): With Multiple Figures (Red, Green, Yellow), Plus Single Figure (Yellow) in Harness (Violet) and Balloons (Violet, Red, Yellow, Grey), 2004

「不要太快理解我。(Don’t understand me too quickly)」John Baldessari 說。

生於 1931年美國加州的 John Baldessari,被外界譽為『幽默詼諧的當代觀念藝術家』。然而,其實在他的創作生涯早期創作,是以半抽象繪畫為主。一直到 1970 年,他把自己從1953年至1966年間的所有畫作燒毀,甚至還將灰燼做成餅乾,作出這樣瘋狂舉動的他甚至還記錄了整個過程,John Baldessari 稱這件作品為「火化計畫」(The Cremation Project)。

繼瘋狂又像鬧劇的藝術創作,總是引起人們一陣嘩然,「火化計畫」也正如 Baldessari 經典作品〈我不會再做沉悶的藝術品〉( 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1971),在這在13分鐘的錄像影像(Video)中,他就像被罸抄的小學生一樣,在筆記本裡一遍又一遍地抄寫著「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 

John Baldessari, The Cremation Project (1970)
John Baldessari, The Cremation Project (1970)

I Will Not Make Any More Boring Art (1971)

「我不想刻意詼諧,因為我的工作和我的作品,就是想訴說這個無聊世界的荒謬與不協調。」

對人們來說,觀念藝術家彷彿標新立異的頑皮孩童。

然而對 John Baldessari 來說,他的作品不僅是顛覆,甚至是嘗試將諷刺、荒謬等原意相差甚遠的概念,刻意地「混為一談」。對這位美國觀念藝術先驅之一來說,與其說觀念藝術是胡鬧,不如說他是把許多世界的荒謬看得徹底的人。以此文悼念這位美國「觀念藝術教父」。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