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PEOPLE

藝術行政或策展人?為什麼我們需要好展覽? – 專訪尊彩藝術總經理陳菁螢(上)┃ TAP-The Art Press 藝術擴散誌 Why We Need Good Exhibitions? – Interview with Claudia Chen of Liang Gallery (Part 1)

「看展覽,是一件能夠有高度人文影響力的事情,前提是人們帶著思考才去做。 」

This interview with Claudia Chen of Liang Gallery, is try to make people learn the main point of doing arts and exhibition. It’s about the quality of an exhibition. It’s not only about how many people came and box office thing. People might own some care of thought about everything happen in this world. No matter human right issues, historical issues, or any humanities thought. And these are what we should see and think through an exhibition.

「藝術行政做久了就能變策展人了?談到這個議題,必須說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有一年我統計,從北到南參加各式各樣藝博會外加香港巴塞爾,我拿到最多的一種名片就是:策展人。」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陳菁螢(以下稱Claudia),以自己過往參展經驗,回應我們專訪的第一個問題。

 

先不談普遍大眾、或泛藝文愛好者對「策展人」這三個字的認識與了解。參照在高階牛津字典的定義裡,「策展人(Curator)」是泛指博物館、藝廊的管理者,其詞源是來自於拉丁語的「Cura」,原意可被認作是「照料」之意。

20170711-IMG_0241
賈伯葉.德布朗格(Gabriel Desplanque)個展 / 2017 / 尊彩藝術中心 /  Liang Gallery / Taipei

 

 

策展人的綜合實力,才是最主要的評估重點

「儘管每天收到這麼多名片,但一個足夠專業藝術機構要找策展人之前,絕對會透過專業的評估。因為策展人不是製造業邏輯的需求,是不會只因一張名片就去請他的。 」Claudia說道。

因為策展人沒有所謂的官方認證,所以一個專業的藝術單位買不買單,以及因為什麼而買單,都是衡量策展人實力很大的關鍵。

而相對的,Claudia在專訪中提到,有意聘請策展人的藝術單位,選人的實力如何,換言之就是藝廊、藝術機構們實力互相較勁的時候,同時也關乎機構整體發展,所以一般來說,藝廊與專業藝術機構們都會非常謹慎。

 

藝術行政能不能當策展人?反之呢?

「如果說一個策展人在還沒累積到一定程度能維持生存的實力之前,去當藝術行政,這當然是沒問題的。儘管事情如果反過來發生,我們也無從去限制藝術行政不能兼職當策展人。但大家認不認同你策的展覽、國內外專業藝術單位買不買單,就是問題的重點了。」

20170711-IMG_0290
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 / 陳菁螢 Claudia Chen / 2017 / Taipei

一個無法透過認證、資格考的事情,我們接著與Claudia談到策展人的綜合實力細節:「我們會去評估首先他有沒有這樣的學術高度,其次是他的執行能力夠不夠?如果誤解策展人的高度是不是只會指揮而沒有辦法做事?這些都是策展人實力很大的重點。」

「倘若說只是執行展覽的事情,就直接去稱作是策展人那樣的高度,這其中顯然是有些誤會。」

15284050_1413825565309351_6276704979096882537_n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Paris / 2016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透過實際的國際活性,強化策展人綜合實力

然而,在藝術行政人員到底可不可以當策展人這個議題上,觀察到如今不論是畫廊聘請 in house 策展人、或是老闆做為策展人、以及現在許多替代空間出現等等,我們探討過程認為這些並不是絕對的壞事。

如此多元的情況之下,不僅更凸顯了藝術平權、策展門檻亦是相對較從前更為開放、自由。

20170711-IMG_0291
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 / 陳菁螢 Claudia Chen / 2017 / Taipei

策展人這一行難以維持生計? 

但能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策展人,種種評估的關鍵,就在於前述所說,由於策展人勢必是為數眾多,直到大家發現策展人職業收入與生存問題出現困境。

Claudia說道:「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通常會想要鼓勵想從事策展人的人才,嘗試去保持自己的活性,可以的話甚至國際四處去看、去跑,讓自己視野廣泛、策展經驗豐富,成為一位國際關係很好的策展人,這大概是我們現在邀請策展人的標準。」

「卡塞爾文件展、敏斯特雕塑展等。十年一次的敏斯特,那樣的東西就是需要十年,就是需要十年好能做到這麼好。如果是看過非常多展覽的人,或許就能有很明顯的體會。相對的策展人也一樣,都需要時間去累積能量。」

19441695_10154470970711573_3522729270703922160_o
資料照片:莊志維提供 / Italy / 2017 / Courtesy of CHUANG Chih-Wei

 

 

看展覽,其實是一件需要帶著思考去做的事情。 

做展覽是一件需要非常多時間、心力以及思考籌備的事情。而提到做展覽,便免不了去聊聊觀眾。

「辦展覽,勢必需要有相對的觀眾。而觀眾,也要有相對的背景,例如今年度的卡賽爾文件展(documenta 14 in Kassel), 展覽裡有很多史觀,各種經歷時間才累積而來的歷史觀點文本、納粹的紀錄、猶太文化、戰爭創傷、人權問題,甚至包含現在難民移民的問題,等各式各樣的人文議題。」Claudia說道。

「但相比之下,台灣在大型展覽方面其實相對缺乏這樣的風氣。」

19466309_10154468977266573_3143974994317803313_o.jpg
資料照片:莊志維提供 / Italy / 威尼斯雙年展 德國館 / Anne Imhof
“Faust” / 2017 / Courtesy of CHUANG Chih-Wei

「當因為整個社會的思維,都不是在關心這樣人文方面事情的時候,無論辦了多麽重要且國際性、前瞻性十足的展覽時,把大家請去看,整個場面那就會顯得非常牽強。」

「所以,很多的展覽必須有相對的觀眾,才能有那樣的人文影響力,展覽過後,也才能夠有一些成長,藝術的價值因此而體現。」

 

 

但如今現況是,台灣很多展覽的主要功能多半是被拿來拍照、合照的,但在許多國際展會中,來看展的民眾們是會去閱讀展覽的,對展覽的人文素養是重視的。

「如果一個人不只對藝術品價格與行情有研究,同時更對美術史、哲學、社會學、心理學等各種人文議題、甚至科學都有深度的體會與了解,他將會知道這些文本有許多史觀、有多少心理學、哲學隱含其中。」

20170711-IMG_0187
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 / 陳菁螢 Cludia Chen / 2017 / Taipei

 

「如此一來,當我們再嘗試去問藝術和設計有什麼差異性?」

「藝術和文創有什麼高度的差異性?就不會再有人說不出為什麼了。否則,一般狀況裡,人們甚至很難理解,裝飾性作品和頂尖作品差距在哪裡。藝術不是為了裝飾服務的。藝術更不是單純只為了市場服務的。」

 

 

不是名氣大的商業展覽絕對性的不好,而是我們也需要其他的。

一提到有沒有辦法透過專業去有效改變現有風氣、或針對許多現況,社會需要的是什麼,陳總經理便說:「人們當然是可以透過表達某些想法來傳播洞見,但差別就在散播的效率了。」

「假使,這樣的認知和風氣,只是停留在藝術圈,或透過同路中人聊天話題、講課傳遞,那些傳播力都太小,對社會的影響太慢。有時候,大範圍的影響還是需要透過公部門和大型企業的協力引進。」

19242932_10154454646496573_7004587086260325178_o.jpg
資料照片:莊志維提供 / 卡賽爾文件展 Documenta 14, Kassel  / 2017 / Courtesy of CHUANG Chih-Wei

 

 

以一個專業的私人藝術中心來說,長期耕耘國際上各大頂尖的藝術展會多年,不論是Art Basel Hong Kong、以及今年的Art Düsseldorf等,在國際藝術市場上這個舞台秀出”Taipei”的經驗已經數不清了。

但如果談到這些國際活動對國內,Claudia表示,當他們有機會去和對大型藝術展覽企業談到相似合作時的首要建議:「我們都會向企業端強調,去引進、辦理這類大型展覽的同時,也承載了一定程度的社會責任,我們要做的是去鼓勵嘗試需要去影響社會風氣。

20170323-img_0073.jpg
Art Central Hong Kong / 2017/ Central Harbourfront Event Space

 

Claudia表示,鼓勵能夠引進一些當代、比較有史觀、閱讀深度多一些的展覽,來取代純粹的票房考量。例如莫內展覽名氣十足、票房比較好,就永遠只引進類似的展覽,當然不會沒有人去看,但長久下來多少導致整個社會裡面,當代藝術的教育與素養缺少了某一方面,同時影響我們普遍民眾和國際動態接軌的程度。

 

談到台灣大型展覽的現況與危機時,Claudia談到:「看過的東西多寡,會有很大的差別。看得不夠多,以為展覽就是某個特定的樣子,台灣會有這個問題。」細部而言,我們會希望做藝術產業這一行,很重要的一個層次是在於:「寫歷史,然後留下無數的啟發。」

專訪的最後聊到,「做展覽,就好比單純要賺錢的商業片或是選擇做阿凡達、教父,很多年過去之後差別就會出來。」商業片是一時的,但一部好片是值得一再回味的。具備格局地去做藝術呈現給觀眾,你留下的,便是會對這個社會難以取代的貢獻了。

18588762_1674497275908844_1690774856515405350_o-2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Paris / 2016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責任編輯:李安

核稿編輯:郭芝妘

0 comments on “藝術行政或策展人?為什麼我們需要好展覽? – 專訪尊彩藝術總經理陳菁螢(上)┃ TAP-The Art Press 藝術擴散誌 Why We Need Good Exhibitions? – Interview with Claudia Chen of Liang Gallery (Part 1)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