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畫廊從業人員來說,所謂的『價值』,是個時常容易跟貨幣價值搞混的事情。而我們的工作,總是在尋找深度和意義。」Boris Vervoordt 說。

「對我來說,一個畫廊主的角色,最重要的事情是為藝術家提供正確的環境,和人們分享他們的作品,來表達他們心中的願景。」

前不久,2019年3月時才將香港空間遷移到藝術區黃竹坑的維伍德畫廊 (Axel Vervoordt Gallery),除了規模持續擴張中的畫廊事業之外,眾所皆知的是維伍德同時也是個聞名世界、以日式侘寂美學風格著名的比利時室內設計企業。

portrait Boris Vervoordt
Portrait Boris Vervoordt, Courtesy of Axel Vervoordt Gallery

「以各方面來說,我作為畫廊商的職業生涯始於我生命的早期。藝術一直是我生活的基礎。我從小就生活在藝術中,周圍都是藝術家,後來也在倫敦學習藝術史知識。」

「若是說到畫廊起點,最早一開始,其實可以溯及到 1970年代初。當時,我父親在 Vlaeykensgang 舉辦了比利時重要畫家耶夫·菲爾海恩( Jef Verheyen )的繪畫展覽,那是我們在安特衛普(Antwerp) 的家,我的父母就是在那裡建立起他們的藝術品和古董業務。」

目前正在香港舉辦日本具體派具代表性之一藝術家田中竜児 (Ryuji Tanaka) 個展的維伍德畫廊,於當代藝術的關係並不是一開始就建立起來的。許多人了解維伍德這個名字時,想到的是超過半世紀的基金會收藏歷史、古董、室內設計等盛名。

Exhibition-view-Ryuji-Tanaka-at-Axel-Vervoordt-Gallery-Hong-Kong
Exhibition-view-Ryuji-Tanaka-at-Axel-Vervoordt-Gallery-Hong-Kong

「也因為 Jeff 的關係,我們家逐漸地和 Günther Uecker、Lucio Fontana等藝術家建立起聯繫。接續從2007年開始,我們開始了十年的策劃活動,包含在威尼斯本地最大的空店之一的佛圖尼宮(Palazzo Fortuny)舉辦展覽。一切的一切累積起來,逐漸地加深了我們和當代藝術的關係。」

秉持著『藝術就在生活中』的理念,可以想像這樣的理念的源頭,是來自於維伍德畫廊久遠的美學歷史。在2020年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Taipei Dangdai) 中,帶來了包含具體派之父吉原治良(Jiro Yoshihara)、元永定正(Sadamasa Motonaga)、韓國極簡主義重要藝術家李禹煥(Lee Ufan)、義大利前衛藝術家皮耶羅·曼佐尼(Piero Manzoni)等。同時也成功銷售了其中的亮點藝術家 Sadamasa Motonaga 作品給亞洲私人收藏家。

Installation-view-of-Axel-Vervoordt-Gallery-at-Taipei-Dangdai-2020
Installation-view-of-Axel-Vervoordt-Gallery-at-Taipei-Dangdai-2020 © Axel Vervoordt Gallery

「直到 2011年,我成立了Axel Vervoordt 畫廊,也在 2014年擴展空間到了香港,同時也在公司總部卡納爾(Kanaal)開設了一系列新的展覽空間。」

當時,Boris 以父親之名創立了維伍德畫廊 (Axel Vervoordt Gallery)。在六年前在香港中環娛樂行開設他們的第一個海外分部後,甚至也在去年同樣在香港港島區南部的藝術小區黃竹坑,開設一個兩層樓高的全新空間。當時畫廊的開幕,就設定在 2019年3月25至30日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期間。那是一個寬達8000平方尺的大空間,畫廊擁有一個足夠寬闊時,便能減低過去在策展上的諸多空間限制。

「作為一個畫廊主,我很高興能在全世界各地數個位置展開畫廊的業務,甚至能擁有足夠空間舉辦大型裝置的展覽。」

開幕期間,具體派藝術、韓國單色畫、前衛派零運動和其他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將會聚首一堂,展開一場藝術對話。展出藝術家包括艾爾・安納祖(El Anatsui)、白髪一雄(Kazuo Shiraga)、前川剛(Tsuyoshi Maekawa)及嶋本昭三 (Shozo Shimamoto)等等。

1963年,比利時登德爾蒙德),《Gorgo #5》,2005年,混合媒介(動物血液、馬毛、鐵、紙、著色木),87 X 116 X 85 厘米(圖片由Axel Vervoordt Gallery提供)
彼得.布根豪特(生於1963年,比利時登德爾蒙德),《Gorgo #5》,2005年,混合媒介(動物血液、馬毛、鐵、紙、著色木),87 X 116 X 85 厘米(圖片由Axel Vervoordt Gallery提供)

談到對他來說,什麼是所謂的『價值』?Boris Vervoordt 說道:

「有時候人們確實可能把『價值』和某些財富、貨幣價值搞混,但是我想說的是,這兩件事情是完全不一樣的。」

portrait_Boris Vervoordt_ photo Sebastian Schutyser
portrait_Boris Vervoordt_ photo Sebastian Schutyser

「在我的藝術生涯裡,我們的工作就是不停的在尋找萬事萬物在各個深度、在各種意義上的價值。」今年三月也將參加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的維伍德畫廊,希望帶給收藏家的是深度的事物。雖然家族本業室內設計與當代藝術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情,但 Boris Vervoordt 心中所相信的除了設計美學之外,還有藝術和哲學觀之間的連結。

「我所尋找的『有價值之物』,是超越時間限制的、深度表達的。就像我相信:對我來說,有靈魂的事物,才是真正的價值。」

「藝術對於人們來說之所以意義重大,就是因為藝術是讓人能夠展現自己某個深具意義的面向。這也是為為什麼藝術與人類世界息息相關,因為它總是能幫助人們去看到許多不具物理形體、看不見的事情。」Boris 說道。「它是如此無法用文字表達的事情,我認為這樣的事情一發現的價值在於我們意識到如何適應宇宙,理解我們如何作為這個世界的一小部分。」

Installation-view-of-Axel-Vervoordt-Gallery-at-Taipei-Dangdai-2020-3
Installation-view-of-Axel-Vervoordt-Gallery-at-Taipei-Dangdai-2020 © Axel Vervoordt Gallery
Boris Vervoordt photo Thomas Mayer
Boris Vervoordt photo Thomas Mayer

Boris 說:「對我來說,最難忘的時刻,是當我進到藝術家工作室時,並且能在工作室空間裡親眼見到他們的作品。」和 Boris 一樣擁有畫廊家族歷史者,必定能共感他時常被人稱作藝術、設計世家的體會。而談到他在這打從出生就隨之而來的藝術生涯,他是否曾經感到厭倦、或厭煩?他的答案是:

「坦白說,還真的一點都不會,因為我覺得和藝術家工作是種再造、是種重生。藝術家之所以繼續創作,是因為他們有更多的話要說,而且永遠有新的方式可以表達現實世界中尚未發生的一切可能性。」

「因為當再造和和重生、甚至進化,已經是日常的一部分,所以我永遠不會覺得累。我永遠想知道在未知的物來、下一個路口會發生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仍然選擇藝術。」

 

Axel Vervoordt Antwerp

 

Axel Vervoordt Hong Kong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