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曾經激昂的歷史時刻:C-LAB年度大展「崩塌記憶之宮」 For the Once Passiaonte Historical Moments – C-LAB’s “Memory Palace in Ruins”

想像一下,那些曾存在生活中的記憶點,隨著時光流轉,積累的記憶逐漸模糊,再次目睹那些畫面時,陌生又帶熟悉感,內心會湧現何種情感?當觀眾成為這場展覽的關鍵角色,參與意義創造的過程,進而去回應、凝視、激發內心深處的記憶皺褶。

廖沛毅 Simon LIU《跑馬地》_攝影/片子國際有限公司、呂國瑋,照片由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提供。

C-LAB年度大展「崩塌記憶之宮」,邀集25組國內外藝術家、超過30件作品在五個不同的地點展出,內容橫跨大眾文化、搖滾樂、政治社會運動、家族記憶及個人生命史等,還有一項戶外的大型建築計畫《民主聖殿》。以充滿實驗精神的藝術語言,帶領觀眾探索歷史記憶在當代社會的形貌。

踏進C-LAB園區,可以看到象徵318運動現場的高聳臨時建築裝置、如滑板場與考古現場的大型裝置,背後多半與過往歷史有著某些連結性。策展人游崴表示,它們看起來或許有點眼熟,但又不符合我們的記憶,展覽不僅關注過去發生的事件,更重要的是這些歷史時刻後來發生了什麼,如何被重新詮釋和再利用,成為了另一種形式的文化記憶。

這是一個讓人們有機會回溯記憶、反思歷史的展覽,關於那些曾經凝聚人心、激昂但如今已成為歷史的事情。當策展人的論述、藝術家們的作品帶著我們再度回望過往時,是什麼讓我們腦海中浮現出那些熟悉的片段,甚至是一些模糊的記憶?策展人游崴表示:「如果我們能夠辨識出一個東西的意義,通常是因為這跟我們某些以前的認知有些連結。」這個名為「崩塌記憶之宮」的展覽,通過藝術家對於集體記憶的各式改編、操演與再創造,追問著歷史記憶如何在當代生活中留下痕跡,並產生新的意蘊。

不同於當代藝術中「檔案熱」(Archive Fever)對於歷史證據的調度,以及對文件形式的狂熱,「崩塌記憶之宮」更多是藝術家對於「曾在此」的個人化回應,透露著當代媒體經驗、物質文化中介下的記憶痕跡。在帶領觀眾凝視歷史材料的同時,也刺激我們思索這些影像、聲音、敘事是如何被生產、收受及流通。展覽內容虛實交錯,在歷史材料中混合了大量的虛構及想像。

許芝瑜 HSU Chih-Yu《發掘現場:馬鈴薯形石器(蝠紋樣浮雕)、啞鈴形骨骼等》及安德列.巴宏 Andrés BARON《印製夕陽》,攝影/片子國際有限公司、呂國瑋。©️ C-LAB

作品不會說話,而意義總來自於脈絡與詮釋

採訪中游崴提及,我們很容易記得的是歷史的激昂點,但後續如何往往會淡出我們的視野。這有點像是在歷史書寫中去問「革命之後」怎麼了?或「前衛之後」我們該怎麼辦?在歷史經驗的高點之後精神世界的模樣,是這個展覽想談的事情,它延續今年3月舉辦的年度論壇「未來緩慢取消」的主題,進一步從媒介載體的角度,探索文化記憶如何化為物質,歷史經驗又如何成為文本?

我們在當代文化中,充滿許多過往儀式風格的生產物,在聯合餐廳一樓安德列.巴宏(Andrés BARON)的作品《印製夕陽》(Printed Sunset),畫面中一對情侶狀似依偎在沙灘上,視線望向遠方夕陽緩緩落下,喚起我們電影中常見的影像符碼,在浪漫劇情中不斷造影的片段。正如同我們的日常生活,書寫覆蓋眾多的記憶在海馬迴,從而不斷復返過往風格儀式的動態過程,正是通過藝術形式去表達此種狀態。

展覽藉由歷史記憶的文本化與物質化兩條軸線交錯,詰問歷史記憶如何殘留在當代生活中。透過新的媒體技術及藝術家的當代感性經驗,帶領觀者重新考掘不同世代的集體記憶事件,從重大災難、抗爭事件,到流行文化中的類型電影、暢銷金曲及偶像身影。這些內容反映了當代生活中爆炸的文化閱聽,當你看越多的電影、小說、雜誌、聽了越多的音樂,這些東西會慢慢形塑構成了你的主體性。「我們好像或多或少都活在歷史風格當中」,游崴說道。

廖烜榛 & 黃奕捷 LIAO Xuan-Zhen & HUANG I-Chieh《民主聖殿》計畫之公眾活動「重生之夏:海筆子大樂隊民主聖殿音樂會」,攝影/陳以軒。

紀念碑、改編與致敬:關於那些我們曾經投入、堅持發聲的事情

在這個展覽裡,許多作品都有著某種像是紀念碑或紀念物般的意象,透過作品討論著歷史經驗在物質化後如何成為被凝視的對象、被思索的客體。有些藝術家重新處理了曾經激昂的歷史時刻,例如武田慎平(Shimpei TAKEDA)紀錄福島核災的「無相機攝影」、李迪權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版畫、崔元準(CHE Onejoon)對於亞非國際政治宣傳檔案的爬梳。謝詠程、dj sniff(水田拓郎)的創作則重新拆解了不同主題的戰後歷史文本。

另一些藝術家則用後設角度把玩「歷史感」,或是拆解我們習以為常的過往風格、類型文化產物,甚至刻板印象。不管是英國藝術家傑克.伯頓(Jack BURTON)對於公路電影的再想像、許芝瑜打造的超現實考古遺址滑板場、李勇志對於蒸氣波(vaporwave)次文化圖像的物質化改編,或是美國藝術家斯萊特.布拉德利(Slater Bradley)以虛構的樂迷盜攝影片,召喚流行音樂三位悲劇英雄的記憶幽靈。對此,穿插於展覽中日本導演松本俊夫早期的三部實驗短片《石之詩》(The Song of Stone)、《為了受傷的右眼》(For the Damaged Right Eye)及《記憶痕跡》(Engram),從機械影像的媒介本質探索、時代文化碎片的實驗混合,為展覽提供了值得思索的註腳。

面對這些作品,觀者不只是在觀看過程中進行文化符碼的重新解碼、再編造,有時候也透過動態的身體參與,重新賦予了歷史經驗新的意義。如這次展覽中最大規模的委託創作計畫──藝術家廖烜榛與黃奕捷主持的《民主聖殿》(The Parthenon),以協力造屋的方式,號召一群曾參與318運動的抗爭者,把當年佔領立法院現場由抗爭者們共同創作的一個紙建築模型,搭建成一個實體的臨時建築。在過去兩個月來的展期間,參與者在這座位於C-LAB戰情大樓前廣場的作品場域中,自主策辦了多場公眾活動,從講座、抗爭布條工作坊,到「海筆子大樂隊」、「萬事」與「再見!奈央!」等樂團的演出,不僅匯聚過去的社群力量,以藝術行動重新想像了「後318」的精神世界模樣,也為這場運動賦予了一種新的、當代的美學政治可能。

斯萊特.布拉德利 Slater Bradley《分身三部曲》,攝影/片子國際有限公司、呂國瑋。©️ C-LAB

如盜版T恤一般的歷史記憶

「崩塌記憶之宮」表面上滿滿的世代懷舊回憶殺,但實際上是對於歷史記憶「如何被賦形」的一連串深刻的提問。「這個展覽很容易被誤會只是懷舊,但真正重點是我們的記憶如何被動了手腳,變成了像是夜市的盜版T恤上的圖像,乍看很像原版,但其實都是改編」,游崴強調,「我對於把盜版的記憶『扳正』興趣不大,吸引我的反倒是通過藝術的語境,這種盜版風格的記憶究竟會是何種模樣」。

C-LAB自2018年成立以來,推出多檔未來視野的展演計畫,同時關注過去的歷史脈絡與場所精神,其中不乏藝術家對「舊空總」歷史文化進行實驗性回應,而2023年度大展「崩塌記憶之宮」則更進一步深掘歷史記憶,以實驗性的藝術語言引領我們重返歷史現場,透過當代藝術的轉譯,重新感知我們在文化場域裡所經歷的歷史記憶。

松本俊夫 Toshio MATSUMOTO《為了受傷的右眼、記憶痕跡》_攝影/片子國際有限公司、呂國瑋,照片由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提供。

 

崩塌記憶之宮 Memory Palace in Ruins 

  • 展覽期間|2023.06.09 (Fri.) – 08.13 (Sun.) 12:00-19:00周一休館
  • 展覽地點|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聯合餐廳展演空間、圖書館展演空間、通信分隊展演空間、美援大樓展演空間、戰情大樓前廣場)
  • 策展人|游崴 
  • 參展藝術家荒木悠 Yu ARAKI (JP)、安德列.巴宏 Andrés BARON (CO)、斯萊特.布拉德利 Slater BRADLEY (US)、傑克.伯頓 Jack BURTON (UK)、Rutherford CHANG (US)、崔元準 CHE Onejoon (KR)、傑瑞米.戴勒 & 尼克.亞伯拉罕Jeremy DELLER & Nick ABRAHAMS (UK)、dj sniff (JP/US)、謝詠程 HSIEH Yung-Cheng (TW)、許芝瑜 HSU Chih-Yu (TW)、許哲瑜 HSU Che-Yu (TW)、AKI INOMATA (JP)、金川晋吾 Shingo KANAGAWA (JP)、波莉娜.卡尼斯 Polina KANIS (RU)、郭哲希 KUO Che-Hsi (TW)、李勇志 LEE Yung-Chih (TW)、李迪權 LEE Tek-Khean (MY)、李漢強 LEE Kan Kyo (TW)、廖烜榛 & 黃奕捷 LIAO Xuan-Zhen & HUANG I-Chieh (TW)、廖沛毅 Simon LIU (HK)、松本俊夫 Toshio MATSUMOTO (JP)、芭貝絲.蒙迪尼-凡洛 Babeth MONDINI-VANLOO (NL)、武田慎平 Shimpei TAKEDA (JP)、謝素梅 Su-Mei TSE (LU)、安德魯.諾曼.威爾森 Andrew Norman WILSON (US)
  • 本文與財團法人臺灣生活美學基金會合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