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界人士對 薩克勒 (Sackler Family) 這個名字一定不會陌生。

世界各地重要的藝術博物館、美術館等都看得到這個家族的名字。從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薩克勒展廳(Sackler Wing)、以及在 2013年正式開放的蛇形畫廊分支(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羅浮宮著名的「賽克勒東方古物展廳」(Sackler Wing of Oriental Antiquities)、V&A 博物館的新棧道(Sackler Crossing)等。除了藝術收藏、博物館捐贈之外,可以想見薩克勒家族也曾對許多學術單位捐贈研究設備,從麻省理工、史丹佛,甚至包含在牛津大學裡的薩克勒圖書館(Sackler Library),薩克勒對藝術界的慷慨捐贈,早已為眾人所知。

然而,這一切藝術文化贊助的角色,都止於人們發現這個家族旗下的製藥公司 – 普度藥廠(Purdue Pharma),生產具有高度成癮性的鴉片類藥物 — 奧施康定(OxyContin)導致數萬人死亡。此事曝光後,人們抗議之外,全世界各大美術館也都逐一地回絕了來自賽克勒家族的捐款。從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甚至到古根漢美術館都逐一地宣佈他們不再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贊助,正如泰特美術館所對外表示的,他們認為儘管薩克勒家族過去曾經對藝文界慷慨解囊,但「在目前情況下,我們認為接受如此對象的捐贈是不對的。」而如今,世界知名博物館羅浮宮也宣布將其除名了。

此事起因自激進組織 PAIN (Prescription Addiction Intervention Now),本月稍早在羅浮宮前進行的抗議活動。一位曾受類鴉片藥物成癮所苦的攝影師 Nan Goldin ,在羅浮宮外面的玻璃金字塔前發起抗議活動,並高舉「撤除賽克勒名字」(“Take Down the Sackler Name”)的布條。她對外表示,她理解許多大型博物館常常在資金上需要民間企業捐款,但她認為為了收受贊助,與殘害許多無辜性命的藥品生產者同在並不是一個好的生存方式。

此事後,巴黎羅浮宮如今正式宣佈將賽克勒 (Sackler) 家族的銘牌,從館內多處正式移除或採取各種可行途徑將其遮蓋。這動作讓羅浮宮成為史上第一個大型博物館,和賽克勒家族公開地抹去合作關係的對象。

抗議組織 PAIN 對媒體紐約時報說:

「博物館和文化機構必須保持自身的完整性。他們不應該與害人不淺的鴉片類藥物生產者同在。我們的博物館,應屬於藝術家和公眾,而不是屬於捐贈者自己。」

巴黎羅浮宮抹去的賽克勒家族名字,包含自1997年便收藏在羅浮宮「賽克勒東方古物展廳」(Sackler Wing of Oriental Antiquities),館內其他地方提及「賽克勒展廳」的指示牌,都被館方用灰色膠布遮蓋起來,「賽克勒展廳」一詞也從羅浮宮官網移除了。也正如其他許多博物館對外的反應,他們多半尊重過去已經發生的慈善捐款行為,但在未來,他們不會將館內任何展廳以賽克勒家族來命名了。

進階閱讀:博物館慈善大戶風波未平:繼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後,古根漢也宣布將不再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資金 Guggenheim Museum said it will no longer accept Sackler funds comes on the heels of Tate and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