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藝術家,我們在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未知與不穩定,而且是全面性的不穩定。」

 

從事藝術工作從2004年北藝大畢業之後,至今在台灣、日本、韓國、上海、北京、香港、義大利、匈牙利、德國、英國等世界各地藝術發展重要大小城市藝廊、美術館展出。如今移居德國柏林,對於40以前藝術家的生存之道,給出了一些出自於自身經驗與觀察的建議與應對辦法。

20000101-23498765jhgfgh-564
吳季璁現居柏林工作室 / 吳季璁官網提供 / Chit-Sung Wu’s studio in Berlin / Courtesy of Chit-Sung Wu

「藝術本質上就是一個工作,很務實得去規劃他的發展,從每天規劃起床、到工作室、吃飯、甚至可能忙到半夜再回家,平常規劃展覽業務進度、開會等等,把它變成一個長時間routine的工作,很多我很敬佩的前輩藝術家都是這樣的。」

18055773_1637421469616425_2166854161384590933_o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Taipei / 2017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需要很多條件去支持你自己 包含身體上跟心理上的,這樣的狀況需要具備很基本的平衡跟調適,門檻其實是在於你的性格特質,有沒有能力去面對這樣全面性的不穩定?」

「因為,你可能在一個月內突然富有,但也有可能兩三年內完全沒有收入,只有花費。藝術家這個工作,起起落落非常高,嘗試在這裡面維持一個穩定性、生活基礎、工作自律基礎,而不是隨著這些起落被吞沒。」

 

 從自己所能發揮的範圍裡,盡可能創造產值

「首先,我以前做過很多其他工作,主要當藝術家助手,例如我曾經是袁廣鳴老師助手,或擔任協助展覽工作、各式展覽的技術人員。當年好幾檔當代館的展覽,我都曾參與過技術工作。這些都讓我更了解展覽製作,這些技術都對我往後創作有非常大的幫助。」

CC006_for-website-01-845x564
水晶城市 006 / Crystal City 006 / dimensions variable / 2013 / Courtesy of Chit-Sung Wu

吳季璁在回憶從前做展覽技術工作的時候提到,從前曾經跟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團隊,還記得當時才第一次開會,對方都已經可以拿出一疊展場配置3D圖,以及什麼時候要進木作、什麼時候要配線、什麼時候要做牆面,簡直可以說是碰上了數一數二的高強度的展覽技術專業,當年確實向這個團隊學了不少創作技術有關的事情,回憶起來,也都是如今通通用得上的。

CC005_for-website-01-845x447-2
水晶城市 005 – 勞斯萊斯委託製作 / Crystal City 005 – Commissioned by Rolls-Royce / dimensions variable / 2014 / Courtesy of Chit-Sung Wu

 

「有些東西就是年輕的時候磨練出來,ㄧ開始可能是單純為了賺錢和生存,但後來你會發現它是面對生活、也是面對創作的學習。」

這跟傳統產業「找工作」的邏輯有一點不一樣

「盡可能去創造自己的產值,如果你是真的打從心底想選擇職業藝術創作的話,你必須嘗試透過你的創作去賺取你的生活所需。」

「如果你要做的事社會或政治的議題,你本來就要去面對社會,如果你的計畫是對誰有意義的話,他自然會有人去支持你,如果沒有,那可能根本沒有相關的社會機構需要你的研究。」

12314422_10156323376540311_627799995092075960_o-845x563.jpg
水晶城市  / Crystal City / dimensions variable / 2013 / Courtesy of Chit-Sung Wu

 

當代藝術家 與充滿爭議的官方補助等國家資源

台灣藝術環境裡,總體量化估算來看,政府官方做了很多事情去努力打造一個支持年輕藝術家發展的地方,不管是官方大小補助機制、商業市場上的台北藝博新人特區、專屬年輕藝術家的藝博會等等。

 

排除補助是否僧多粥少、以及親自或請專人撰寫補助獲選與否,在年輕藝術家備受支持之前,我們鮮少去探究的是,年輕藝術家除了接受支持之外,自身能夠面對生存與現實的能力有多少?這件事情可能無關一個藝術家有沒有順利得到補助來創作。

「因為身為社會裡的一份子,在那個年紀,你本來就該面對那些生活壓力、務實的生活態度,甚至去詢問自己你是不是這麼確認要做這件事情,以及你要如何維持基本生存技能?」

「我們都認同政府投入補助,其實是很善意的政策。藝術家仍須具備競爭的動力,以及面對生活的基本能力,如果你是真的打從心底想選擇職業藝術創作的話。」

 

我們同時參考國藝會從2013、2014、2015年,美術類補助平均申請經費(申請總金額/申請總件數),若暫且排除經費高估的可能因素,了解到一件美術類補助案,藝術家、主辦單位所需費用,大約落在台幣30萬~40萬不等。

藝術家從事創作、展覽等相關活動,以及各式國外參展機會,約莫是每位藝術家在一定時間內便會需要的執行工作。諸多執行背後的花費,以及維持生活與工作的自律基礎與平衡,勢必是作為藝術家一大課題。

「但藝術家你生活其實需要的真的不多,尤其在台灣要活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16903489_1556844211007485_3008204270961284681_o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Taipei / 2017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身為台灣的當代藝術家,你必須去參與全球化

「我認為,目前對年輕藝術家來說,唯一的發展機會在於全球化。全球化有他非常殘酷的一面,就像台灣目前資源快速外流的狀況,就是全球化造成的。但全球化加速了一件事情是,如果你進入全球化的語境,例如全球化所帶來的資源、全球化的市場發展、市場總價值,那般規模是十分驚人的。」

「只要你做的夠好。」

16143868_1509649162393657_3593918293808095865_o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Osaka / 2017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儘管西方主導的狀態本質上一直沒有改變,但是我覺得,必須很務實地去觀察他們工作的 know how,例如歐洲是真的有能力去生產學術價值、完整的體系,還有很穩健長期發展的市場收藏。一個展覽過後,更有相應的展覽和學術價值在經營。因此我覺得年輕一輩的關鍵在於國際的發展,他們應該在國際卡位,然後再把國際資源帶回來。」

 

屏棄吃老本,「要去push一些新的事情和機會發生。」

「選擇往外跑,幸運的話如果能帶回一些資源,但當所有人都窩在台灣,選一個舒服安逸的姿勢攤著,在面對自己的這個國家的發展的話,這整個環境就完蛋了。當然你還是可以在台灣市場有一個基本的活動,你可以獲得一些收入支持創作,但這不必然要待在台灣。」

「例如以學術來說,全球化裡學術的研究,它是一個全球性的串連,如果環境裡的學術串連健全、商業市場上也具備競爭的專業,一旦你的發展如果有國際的知名度,在全球化的渠道裡會迅速爆紅。」

 

「而以具體來說,在一個看展蓬勃發展的地方,它會有它自己的聯通網絡。例如,在當地一個還不錯的機構,那裡的人就都會迅速知道你,他是一個很有效率、很正常運作、甚至一旦觸發便有很高的機會開啟高速轉動的體系。」

「不論是學術單位先行爬梳、整理脈絡,還是商業市場先發掘優秀作品,緊接著被美術館發現,同時媒體除了曝光之外,在這個過程中,更擔任了加速每個環節發散效益的角色。當展覽品質不會被質疑,媒體系統、評論系統健全、只要你夠好,藝術家與作品受到的專業關注便是全方位的。」

15123066_1397671816924726_7695394927925885506_o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Paris / 2016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如果在本地已經有一定程度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除了透過這些知名度與影響力來賺錢之外,更不可以忘了在全球化的發展底下,我們要面對的是來自於全世界的競爭。我們要做的是,把不停地更上一層樓地去邁進。」

「出去」這件事情,除了崇洋媚外的說法之外,值得思考的是,如果不出去,如季璁所說:「如果我發展到了某個階段,仍不出去更廣大的市場與學習,一方面,是讓自己的創作發展視野有所侷限;另一方面,我也是在消耗這個環境的資源,讓後輩的發展有所侷限。 某種程度上,這是在瓜分本地的資源。」

 

「三流藝術家、三流的事情到處都有,這種事情存在並不可怕。而台灣更不是沒有一流的藝術家和一流的事情發生。但如果一流藝術家去做三流的事情,例如到了該做一流事情的時候,卻持續做著三流的事情,這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了。除非你想要的就是如此。」吳季璁表示,作為一個藝術家,檢討自身創作格局,是非常重要的創作必經之路。

 

把握全球化的機會,務實面對藝術家生涯,並放眼國際

「收藏群的外流、人才的外流,不只是藝術家,很多本來在台灣的藝術行政、策劃執行者最後都決定往外跑。假使你沒有辦法變成一個有一定實力的區域,你所有資源一定是四散,這是如今時代裡一個很殘酷的事實,並不是指責政府政策就可以全盤解決的。」

談到全球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下,季璁說道:「但也還好有全球化,世界上還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國際策展人、國際美術館會看,所以對於年輕一輩來講,要去直接面對這件事情。你在本地持續努力過後,你可能已經是台灣很優秀的藝術家。但除此之外,你更要讓整個世界其他重要的地方也看到你。」

19401996_1498677630154199_1227664251730060018_o
「聲東擊西──東亞水墨藝術的當代再造」/ 銀川當代美術館 / 銀川,中國 / Courtesy of Chit-Sung Wu

 

「藝術家,它就是一份工作,它有它崇高的地方,但也有它務實的地方。但它始終都是一份需要你精神、時間、精力的工作。諸多考驗之下,面對創作,你如何還能有那股執著般的傻勁?」

「不管你願不願意,那個全球化的狀態都已經在發生,並且影響到台灣。在台灣當藝術家,你要面對的思考很多,因為你可能需要面對很多錯誤的模式和不健康的惡行循環機制。」

 

「但你仍要在裡面保持自己的清醒。還有你的發展策略,這些都不能隨波逐流。作為一個當代藝術家,誠實面對全球化。面對市場,切勿貪心急著想套利,捫心自問對於藝術這一行,你要的是賺快錢,還是更大的國際發展性?」

16665343_1546306485394591_4761401931338540266_o

資料照片:余梓勤提供 / Paris / 2016 / Courtesy of Yu Tzu-Chin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3 replies on “「我們正在面對的是龐大不穩定與未知的一份工作。」40歲以前藝術家的生存之道 – 吳季璁專訪┃Interview with Chi-Tsung Wu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