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許會有人好奇甚至不解,為何在一個商業藝術博覽會上,會有 Encounters(藝聚空間)這麼一個策展單元?然而,試想身邊前來參觀香港巴塞爾的每一個觀眾,有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手機相簿裡沒有Encounters(藝聚空間)展出作品的相片,或許就能知道部分答案。

被賦予突破傳統展會場地界限,由澳洲雪梨藝術機構Artspace行政總監Alexie Glass Kantor擔任策展人的 Encounters(藝聚空間),由美高梅國際酒店集團藝術與文化的支持,如今已來到第五年。2019年的 Encounters,Alexie起了這樣一個開頭:

「我們生活在一個變幻的時代,革命和起義是常態,權力和剝削不斷更替循環。」

就如 Galerie Thaddaeus Ropac、Lehmann Maupin、PKM Gallery等三家藝廊所帶領的藝術家李昢(Lee Bul),試圖透過作品闡述人類永遠在追逐一些無從實現的理想。“Willing To Be Vulnerable – Metalized Balloon”(2019),顧名思義就是巨大的銀色氣球浮在半空中,外型神似災難「興登堡號」事故中的墜毀的齊柏林飛船,象徵的是二十世紀初科技一日千里與現代化的反思。

李昢藉由作品訴說著對這世紀悲劇的自省,探索一切追尋烏托邦的行為,本質上都帶著的脆弱。

ABHK19__Encounters__Lee_Bul__Galerie Thaddaeus Ropac, Lehmann Maupin, PKM Gallery © Art Basel

在 Encounters(藝聚空間)展區中,與成人將盡等身高的動態雕塑作品,是來自Sean Kelly 藝廊所帶領的墨西哥藝術家何塞 · 達維拉 (Jose Dávila)。受過建築與視覺藝術正統教育的達維拉,作品《向方形致敬》創作靈感來自於二十世紀先鋒藝術 – 包浩斯巨匠約瑟 · 亞伯斯的著名理論:「關於若干方形結構的數學性精密排列,會怎樣影響人們對於色彩的感受和知覺?」

抽象甚至艱澀的藝術概念,藝術家卻時常能以優美從容的一瞬表達。Sean Kelly 藝術家何塞 · 達維拉 (Jose Dávila)作品,透過可折射顏色和光線優雅活動著的大型雕塑,當觀者從作品底下走過時,會產生置身其中的感覺。

Sean Kelly Gallery, Jose Dávila © Art Basel

艾默格林與德拉賽的作品《空中城市》,顧名思義地正是展現如香港、上海、倫敦等大都會的新興金融中心,只不過這眼前的『城市』是倒轉的虛擬城市。兩位藝術家有感隨著世界各大都會之間的競爭日益加劇,期待觀眾去想像他們心目中城市的面貌。

Elmgreen & Dragset, City in the Sky (2019). Courtesy of Kukje Gallery, Massimo De Carlo, Perrotin.
ABHK19__Encounters__Elmgreen_Dragset__Kukje_Gallery__Massimo_De_C-1

位於1樓展廳現場第二大道的拉蒂法 · 艾霞克茜 (Latifa Echakhch)作品,柔軟溫柔的天藍色卻有著一個令人心慌的名字:《剝奪》。這是艾霞克茜在2012年和2014年在蘇黎世美術館展出與杜象獎上的作品。想像一場美好表演,由於遇上不明的災難,導致了這一幕正在墜落的藍天白園佈景。

就像一條丟在床邊的裙子,藝術家作品期待觀眾聯想到十七世紀法國畫家普桑筆下的天空,以及那戲劇黃金年代。一場被遺棄而未能圓滿落幕的演出,彷彿美好但卻殞落的文明,透出一股淡淡的哀傷。

ABHK19__Encounters__kamel mennour Latifa Echakhch © Art Basel

由藝廊 Sabrina Amrani 帶領的馬達加斯加藝術家 Joël Andrianomearisoa,這間名為《慾望製圖法,我們之間的距離》的作品,倘若近身細看觀察入微的觀眾可能會發現,《慾望製圖法》系列作品批搭在木樑上的,是絹紙與床單製成的。

在三月展出後,即將在今年五月參展「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於首次亮相的馬達加斯加館展出作品。

The_Cartographies_of_Desire__the_space_between_us__2018-2019 © Art Basel
ABHK19__Encounters__Sabrina Amrani, Joël Andrianomearisoa © Art Basel

來到香港巴塞爾的三樓展廳,乍看如羽般的白色船隻的作品《我們要去哪裡?》,是日本藝術家鹽田千春 (Chiharu Shiota) 由藝廊Templon帶領,在香港巴塞爾現場創作的限時性裝置藝術,象徵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小船隻在空間中航行而過。

藝術家用黑鐵和白色塑膠棉線打造成,彷彿鉛筆畫的筆觸,從天化版懸吊下來,像是從海底逆流而上,終於變成了天空中一朵朵白雲。論及其作品寓意,藝術家鹽田千春說:

「人們必須堅信命運並且因此而接受不確定性,如同我們坐上乘載夢想與希望的船隻,度過時間之海去尋找一個目的地。」

ABHK19__Encounters__Templon, Chiharu Shiota © Art Basel

英國藝術家西蒙 · 斯塔林 (Simon Starling)與藝廊 neugerriemschneider一同在三樓展廳呈現作品《漂浮花園計畫(小斯巴達之後)》,致敬1966年藝術家漢密爾頓作品《小斯巴達》並重新演繹漢密爾頓1975年的雕塑作品《核帆》那塊具有寓意的石板,代表墓碑核潛艇指揮塔。象徵事隔40年,世界再次充斥冷戰時期的言論,彷彿陷入大倒退。

在藝術家斯塔林手上,將作品以仿艦艇的模樣呈現,植物圍繞著一束束黑色鋼管上,讓漢密爾頓的《核帆》在21世紀的如今引來另一番共鳴。

neugerriemschneider, Simon Starling © Art Basel

《彌留》(2018) 不僅只是藝術家趙趙 (Zhao Zhao) 2018年在北京當代唐人藝術中心的個人展覽名稱,同時也和2019年香港巴塞爾大型現場裝置作品有著相似哲思。該展覽的概念來自藝術家在前往工作室途中,看到一隻貓被車撞死,留在路上的痕跡。

在 2019年的香港巴塞爾 Encounters 現場,佔三樓展覽場極大篇幅的裝置作品《彌留》,鼓勵觀眾去思考個體生命的存在和消逝。同時表達各種群體是如何解消他們面對死亡時所感受到的衝擊,甚至是這個快速時代,生命之間的記憶與淡漠的聯繫。

Zhao Zhao’s ‘In Extremis’ (2018) © Zhao Zhao and Tang Contemporary Art
ABHK19__Encounters__Tang Contemporary Art, Zhao Zhao © Art Basel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