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聲音?

在這個問題以前,得從1994年那一年開始談起,池田亮司加入了涉及展覽、劇場、舞蹈、音樂創作及出版的多媒體藝術團隊「蠢蛋一族」(Dumb Type)後 ,藉由跨領域合作,開始關注劇場與藝術展覽。之後,他著手用音樂會的形式操演聲音藝術,開始活躍於各地知名音樂節,同時創作聲音裝置並發行專輯。自1995年開始,池田亮司逐漸捨棄重複訴諸音樂素材的聲音創作,從「什麼是聲音?」的基本定義問題出發,深入研究聲音的物理特性。

「『音樂』和『聲音』到底差別是什麼?」池田問。

「『聲音』,它可以說是個自然的現象,因為空氣震動而發出聲音。但音樂不是,如果只有聲音的話,我們不會稱它為音樂。」

未曾受過藝術或音樂正規教育訓練的池田亮司,自小即廣泛汲取各種類型的音樂,接著更嘗試剪輯、操作磁帶及音頻效果,玩起音樂的組合變異。他把聲音徹底化約到最小單位後,再行編排重組。運用純粹的正弦波、白噪音等基本元素創造不同聲響的音景組合,挑戰人耳可感知的聽覺極限,成為極簡電子音樂先聲。池田亮司是少數同時以視覺及聲音創作聞名國際的藝術家。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TFAM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 ©TFAM

2000年以後開始,他以此窮究本質的精神,拆解光的基本組構為像素。甚至,他把世界簡化為數據。「『音樂』它必須要有結構,就像是舞蹈要編舞才能叫『舞蹈』一般。但這個結構又是無形的。」池田說道。

「因為其實它所表達的,是這些東西之間的關係。」

「也因此,所以對我來說,『作曲』就是其中最核心的部分。而我所做的事情,是把作曲這個概念,應用在任何藝術形式,有時是平面形式,有時是表演形式。」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TFAM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 ©TFAM

這一次展覽,囊括池田亮司創作生涯的重要作品。集數據和符碼語言,在北美館譜編出形而上的精神空間。在美術館大廳這個訪客暫留、等待、會面的中介空間,座落了五個筒倉造型的揚聲器,同時發出有特定順序、組合的聲音,是為作品《A「連續統」》(A [continuum])。

Ryoji Ikeda_A [continuum]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A [continuum]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作為管弦樂團調音基準的「音樂會音高」,音符「A」從巴哈時代至今皆未被精準定義。

在作品中,一系列歷史上音樂會使用的標準音高被分配到各個揚聲器,相異的頻率音調交互疊加,形成極其複雜的聲音質地和共鳴音型。無窮盡的聲音和頻率組合以正弦波瀰漫在大廳空間中,每一刻都為觀眾帶來獨特的聽覺體驗。

池田說:「對我來說,我在做的事情是『作曲』。」

池田亮司以作曲家的方式思考創作,將聲音、燈光、空間、時間等物理現象一一納為其編寫作品的元素,用演算式帶出精確的表現結構,化嚴謹數理邏輯為藝術形式,賦予其作品獨特的數據美學。

「但至於要問我『作曲』是什麼,這很難形容,這非常抽象。因為那是在我大腦裡運作的過程,在大腦裡頭,它就像積木一樣,它是數學式的結構。」

05_Ryoji Ikeda_code-verse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code-verse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數據 – 掃描1-9號》(data.scan [nº 1-9])是池田亮司試圖將數據具象化的「數據數學」(datamatics)計畫的一部分,運用純數學和大量現實數據如人類DNA序列、摩斯密碼、分子結構等素材,經數學演算化約為影像的每一像素,匯聚為精心編排的微觀視覺畫面,在九個顯示器上伴隨極簡音軌同步播映。

《符碼-詩》(code-verse)則是以更抽象化的方式將先前作品重新掃描並組合,把各種符碼從蘊含資訊的數據中提取而出,解放至不具任何意義和內容的世界,組構出如交響曲般的樂詩。作品將觀者置身於流竄閃現的聲光之中,以無從解譯的純粹挑戰大腦的知覺層次。

code-verse, Installation View, 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TFAM
code-verse, Installation View, 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TFAM

池田亮司以科技為媒介創造沈浸式環境,藉物理現象世界背後的數學結構帶出宇宙宏大的隱喻。

「對我來說,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創作。」

「我非常務實,也非常忙碌,忙於思考這些抽象的概念。同時,我覺得對藝術、或對我來說,有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是:

「這並不是所謂的『這個作品就是傳達什麼樣的訊息。』池田說道,「我如果真的有什麼『訊息』想傳達的話,我用說的、或我把它寫下來就好了。」

「所以我就什麼都不說。我不想剝奪觀眾的自由度。無論你是大人或小孩,當人們在看作品時,解讀是無限的。」

正如這件雙牆面的裝置作品:《臨界點》(point of no return)是藝術家自稱其創作中最玄奧的形上學作品,其中一面由單一投影機投射而出、大量訊息密集疊加而成的黑洞;另一面則是色溫近似太陽的白色光源。這件作品,所指涉的科學脈絡下,有著巨大引力扭曲著時空的黑洞,任何事物、甚至是光,一旦進入其中,都無法遁逃。

02_Ryoji Ikeda_point of no return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point of no return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作品中位於兩側的黑洞區域與白光其軌跡相疊合,這個邊界即成為空間和時間臨界點的象徵,恣意於一種越出現實卻蘊涵無限意象的謎態。

另外,我不喜歡說『了解』藝術。因為我覺得藝術並不是拿來了解的。它是拿來感受的。」池田亮司說。

“I think I don’t like the word called understand.” “I think ART is to feel. ” said Ryoji Ikeda. 

「譬如假如你去一個音樂會,你會去在感受之前,就去分析莫札特做這些曲是代表什麼意思嗎?其實重點都是去感受,並試著融入其中。」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TFAM
Ryoji Ikeda Live Set 池田亮司現場音樂會©TFAM

另一件巨型作品,《普朗克世界「宏觀」》(the plank universe [macro])是一件巨幅的投影裝置作品。

從物理學上無限小的計量單位「普朗克長度」(Planck length的角度探索人類對自然界無限小或無限大的感知潛能,試圖從人類尺度以至於超出可觀測範圍的宇宙尺度描繪無限的宇宙,擴延認識世界的極限、觸碰宇宙的邊界。這件作品是池田亮司在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駐村期間受到啟發的創作。

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池田亮司以作曲家的方式思考創作,將聲音、燈光、空間、時間等物理現象一一納為其編寫作品的元素,用演算式帶出精確的表現結構,化嚴謹數理邏輯為藝術形式,賦予其作品獨特的數據美學。

透過作品,促成觀眾以去人類中心的視點,拓寬對世界的認知:即將自身全然交付於知覺、心靈和尺度、空間與時間的連結之中,穿梭於一件件作品之際,對於一個個沒有解答的問題無止盡地追溯,直至衍生自我的詮釋與解讀。

07_point of no return, Installation View, 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TFAM
point of no return, Installation View, 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a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FAM) ©TFAM

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這次個展由北美館策展人蕭淑文與客座策展人林怡華共同策劃,是藝術家睽違十年在亞洲最全面性的大型個展。展覽選件涵蓋大型聲音雕塑、視聽裝置、燈箱等作品,更有數件為本次展出特別打造的平面新作,部署出兼具微觀與宏觀視野的沉浸式宇宙時空圖景。

同時也展出數幅以往少見的測試圖及手稿,並規劃視聽體驗區,展陳音樂會影片、音樂作品及書籍供聆賞閱讀,讓觀眾得以一窺池田亮司的創作思路。

08_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Ryoji Ikeda_the planck universe [macro] © Ryoji Ikeda _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池田亮司個展 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 展期: 2019.08.10 – 2019.11.17
  • 地點: 臺北市立美術館 1A、1B 展覽室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One thought on “池田亮司:「我覺得,藝術並不是拿來『了解』的。」藝術家在亞洲睽違十年的大型個展:池田亮司個展 “I think I don’t like the word called understand.”:Ryoji Ikeda Solo Exhibition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