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與贊助美術館之間,藝術界如何看待具爭議的藝術贊助者?蛇形薩克勒畫廊改名 Serpentine Removes Sackler Name from Website amid “Rebranding”

2019年,藝術界人士必然知曉的爭議藝術贊助者「薩克勒家族」,在當時備受國際間藝術界討論。

原因是其在作為知名的慈善與藝術收藏家的同時,其家族企業遭指控涉嫌造成美國鴉片類止痛藥泛濫,甚至從中獲益匪淺。如此,讓藝術世界如泰德美術館、倫敦國家肖像畫廊(NPG)等眾多機構拒絕接受該家族的贊助。而儘管在2019年,蛇形畫廊(Serpentine Galleries)早已承諾不再接受薩克勒家族的資助,關於是否去除薩克勒名字,近年來依然持續面臨藝術界的廣大壓力,如今卻宣布正式將在名稱上所有變動。

據了解,該機構將此作為『重塑機構形象計劃』的一部分,倫敦蛇形畫廊已將機構旗下的兩個場館之一:蛇形薩克勒畫廊改名為「蛇形北畫廊」(Serpentine North Gallery)。透過前往其官方網站了解現況,蛇形畫廊的官網上皆已全數改名,就連 Google 地圖上也已經改成了新名字。當年,在 Mortimer 和 Theresa Sackler 基金會投入720萬美元的資助下,蛇形畫廊在 2013年開設了以薩克勒為名的空間。

「薩克勒家族」近年來因何而受到各方藝術界積極於「劃清界線」?

皆起因於人們發現,該家族旗下的製藥公司 – 普度藥廠(Purdue Pharma),生產具有高度成癮性的鴉片類藥物 — 奧施康定(OxyContin)導致數萬人死亡後,讓全世界各大美術館從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甚至到古根漢美術館等,逐一地回絕了來自賽克勒家族的捐款。甚至,在2019年時,世界知名博物館羅浮宮也宣布將其除名了。該起事件再後來發展至聯邦訴訟後,民事訴訟部分,薩克勒家族同意以2.25億美元針對普度藥廠一案進行和解,然而,這是在薩克勒家族沒有承認任何錯誤之下進行「和解」的。而刑事訴訟部分,其宣稱同意支付83億美元(約新台幣2400億元)。

如今,實施『重塑機構形象計劃』的「蛇形北畫廊」,也因為這份重組計劃而允許機構已破產狀態,免除了先前因過度販售奧施康定的共 3000多起相關訴訟案,該機構承諾將轉型為公益企業,於未來10年內投入43億美元用於解決類鴉片藥物成癮的社會狀況。

 

相關閱讀:博物館慈善大戶風波未平:繼泰特美術館、國家肖像藝廊後,古根漢也宣布將不再接受賽克勒家族的資金 Guggenheim Museum said it will no longer accept Sackler funds comes on the heels of Tate and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相關閱讀:「藝術應屬於公眾而非捐助者」最慷慨的藝術贊助者之一,卻遭羅浮宮除名 Same as other major museums, The Louvre removed the Sackler name from its gall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