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有已經有太多人,總是一再地用各種愚昧的誤解,來認定自由應當是如何。」越南藝術家傅丹(Danh Vo)說。(“Too many people have been claiming whatever stupidity on what freedom might or might not be.”)  

你認為自由是什麼?而在充滿惶恐不安、不確定的環境裡時,譬如此刻傳染病疫情肆虐全世界的社會,你認為自由又象徵著什麼?

在 1886 年,矗立於紐約哈德遜河口的自由島的自由女神像,她象徵著自由、希望、掙脫暴政的約束,後輾轉成為美國的地標。而當這位越南藝術家傅丹,面對到這個問題時,他嘗試透過作品理性訴說著許多事實、歷史的同時,總少不了些許諷刺意味。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眼前這龐大的雕塑、沈重的視覺、還有那歷經風霜般的古銅色,但這其實並不是它的全貌。這件作品,是一名為《We the People》系列作品中的其中一塊局部。

藝術家傅丹在 2011 年時,開啟了這項野心之作,他完整的複製了 1:1 的自由女神,將她拆解成 300 多塊送至不同的國家展覽。自由許多當代藝術狂熱者,就算未曾親眼見過,但至少一定都從網上看過這位越南藝術家的該系列作品。作品名稱《We the People》是 1787 年美國憲法的開頭前三個字,同樣的,他們都在宣揚自由的意義。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倘若人們建造雕像,其實是同時在其中放置了許多理想,然而這個遭分崩離析、象徵性傳達著藝術家傅丹對自由女神像這個當初被賦予光明希望雕像的理解,其實是殘害、強迫的現實,就如同傅丹曾說的:「自由這件事總是不停地遭受到迫害。」

就像是被不知名緣由遭肢解的自由女神,從原先高聳的豎立在國境邊上,變成一個個單獨散落在地板上,透過雕塑訴說著人們種種理想的失敗。他等比複製了40米高的自由女神像,31噸的銅板按照傳統方式捶打出僅 2mm的雕塑外壁,捶打「自由」的行為讓傅丹著迷。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是美國憲法序言裡的前三個字。憲法中,一字字寫著將承諾「樹立正義⋯⋯促進公共福利,確保自由的幸福⋯⋯」對於生在自由國度、人權備受重視的國家裡,我們如何認定習以為常的自由,其根本意義是什麼?

嘗試在作品裡給出答案的藝術家傅丹,其該系列名為《We the People》的作品,除了深具當代意義之外,其實也是國際間具影響力的美術館、私人收藏家爭相收藏的藝術品。而這一次,透過公開私人收藏的展出機會,其實也是藝術家傅丹在台灣的第一次個展。

在一件精美的雕塑品前,背後深含的歷史意義是殘忍及現實的。這是他藉以拆解政治、探索金權、定義自由的詮釋手法」文心藝術基金會 董事長葉曉甄說。

文心藝術基金會致力於推廣國際級當代藝術,長期透過投入、贊助藝術項目,希望藉此推進生活與當代藝術的距離。從臺北市立美術館旁的王大閎自宅重建、到長期投入台北當代藝術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等藝文專案的贊助合作計畫。

旗下空間文心藝所從2019年展出美國當代藝術家 Dong Aitken 個展、到不久前的韓裔藝術家 Haegue Yang 梁慧圭個展,期望的是能為台北這個城市,帶來更多不同的國際觀點及連結。

Garden with Pigeons in Flight 2018 Wooden table Table (design by Enzo Mari) 27 x 114 x 75 cm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Garden with Pigeons in Flight 2018 Wooden table Table (design by Enzo Mari) 27 x 114 x 75 cm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基金會董事長葉曉甄女士,同時身為 Tate (Tate’s acquisitions committees) & Pompidou (Amis du centre pompidou, Acquisitions International Circle) 的收藏委員,她的當代藝術收藏品廣寒國內外、兼具深度與廣度,從本地藝術家何采柔、陳敬元、李明維等人,到國際知名的藝術家 Mona Hatoum、Damien Hirst、Pierre Huyghe、Wolfgang Tillmans ,無一不是國際間收藏家的當代藝術寵兒。

此次傅丹個展中,皆為葉曉甄女士的收藏。在文心藝所展出了傅丹的經典作品,包含《We the people》雕塑、金箔紙箱、父親的書寫以及敘述在墨西哥胭脂紅歷史的蠟燭等。

Born out of a uterus 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2013 Ink writing by Phung Vōand Corona-Victoria beer box found in Mexico city, gilded in Thailand 630 grms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Born out of a uterus 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2013 Ink writing by Phung Vōand Corona-Victoria beer box found in Mexico city, gilded in Thailand 630 grms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傅丹(Danh Vō)自1975年於越南出生,當時正值越戰時期。他的家庭在1979年逃出越南,得到了丹麥的政治庇護,成為丹麥公民。

傅丹的人生富有傳奇的色彩,這些經歷也帶給他不同審視世界的角度。創作於2012年贏得「HUGO BOSS獎」首獎、2015年代表丹麥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作品及各式藝術計畫也在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法國龐畢度中心、瑞士巴塞爾藝術館、香港M+等大型美術館及展會展出。

DSC08166
Born out of a uterus I had nothing to do with, 2013 Ink writing by Phung Vōand Corona-Victoria beer box found in Mexico city, gilded in Thailand 630 grms 圖片提供/文心藝術基金會(Winsing Arts Foundation)

由於傅丹的身份和特別人生經歷,讓他經常面對各種限制。但在他的作品中,卻看不到憤怒的反擊,而是透過某種東方含蓄的諷刺,在他的作品中,投入冷靜的研究。

而據說,《We the People》雕塑作品在藝術家製作完成後,之後從中國運往歐洲,這段航程和傅丹幼時 4歲乘船從越南逃亡至歐洲的路線基本上相同。這個深具當代意義的展覽觀者可以在環視作品中,走入世界歷史的記憶,探索對於各種歷史面向的觀點。

 

傅丹個展 Danh Vō Solo Exhibition 

  • 日期| 2020/1/16 – 4/5 10:00 – 20:00 
  • 地點| 文心藝所 Winsing Art Place(台北市內湖區民權東路六段 180 巷 10 弄 6 號)

_DV_02-01藝術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