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妳每隔多久,就會聽到一次藝術產業圈子裡,討論著低薪、高工時、以及高等教育問題的議題?我們都很熟悉的問題尚未得到緩解以前,每年依然有約 10萬名藝術相關科系學生畢業,投入產業職場。

根據《自由時報》教育部發布最新統計,108學年共有109所大專校院開設藝術學門科系所,共計約有 10萬2000名學生,而這個數字並非偶發,而是從 102學年起學生人數破10萬人以後逐年攀升至今。如今教育部已公告,109學年起,禁止技專校院及高職再新設藝術相關科系所。

教育部也公布近20年藝術領域人才統計,發現90學年大專校院開設藝術學門科系的校數僅60所、學生數4.3萬人。過去20年來,大學已培育超過30萬名院藝術領域畢業生,占全體畢業生7.6%,這個數字相當於每13位畢業生裡,就有一位是就讀藝術學門,且每年畢業生人數正在逐年攀升。

95158395_10217350006767762_2946227473475436544_n

更詳細地試問,你/妳身邊有藝術學門博士生嗎?倘若有人告訴你,台灣每年有 1000名藝術博士學生,你相信嗎?根據教育部統計, 108學年藝術學門各學制學生人數,學士班共約有 8.6萬人,占8成5為主,而碩、博士生也分別有高達 1.1萬人 與 1144人,回望過去10年裡,博士生增加了 6成6,藝術類大學生也增加了近 4成。

儘管許多選擇就讀藝術相關科系所的學生,是出自於對藝術的熱愛。然而,無論是尚未畢業、或是已經在職、或無固定正職的藝術產業從業人員,都會面臨到職涯與生存考驗。ART PRESS 編輯部在疫情當前的 2020年,回顧近年間有關該議題的綜合報導,包含以下 4大子題:

1.你相信,許多從業人員不僅沒有勞健保,甚至也沒有加保職業工會嗎?

此次藝文產業紓困、以及勞工局祭出的紓困生活補貼,其中一樣基本資格就是須投保勞健保、或相關職業工會,看似理所當然、容易的基本資格,在藝術產業裡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根據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在 2019年提供的資料顯示,有高達 29%的藝術從業人員從未投保勞保。

再回溯到 2017年全國文化會議也曾嘗試對勞動狀況做基本調查,根據台灣文化政策研究學會發起「民間文化政策行動論壇2.0」 所做的調查—「青年藝文勞動與薪資現況調查表」,在 423 則回應中:高達 75%年收入在40萬新台幣以下;而這75%中更是有將近一半年收入未達 25萬新台幣,以個別月份來看,月收入不滿 3萬者也佔了 43.4%。

『以勞動權益的角度來說,藝術工作的特質包括圈內人早已習慣的自我剝削,或透過「為藝術犧牲」、情義相挺換工的人際網絡,實際上處在階級結構中更邊緣、底層的勞動者。』出自於全國文化會議《藝文工作者,勞動狀況知多少》

藝術工作者的投保情況——職災保障。(分析/製圖:Ceresus延思顧問)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提供
藝術工作者的投保情況——職災保障。(分析/製圖:Ceresus延思顧問)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提供

2. 藝術產業工作者們,除了評論此刻低薪之外,有機會寄望未來嗎?

藝術產業工作者低薪問題,已經不是新聞。根據研究組織「Paying Artists」回溯到 2014年的數據,其中指出大多數當代藝術家都處在最低財務生存限度、或低工資的狀態,多數能從自己作品中獲取的「薪資」也不過只佔生活所需的66%,且並非所有藝術家都能以創作維生。

回來看到去年 2019年的研究報告,指出藝術工作者的薪資成長確實有機會隨年資增長。然而,這其中薪資上升的幅度卻是有限。以實際數據來說,平均在產業中工作五年後,薪資將會遇到停滯。也就是,儘管隨著工作資歷增長,藝術行政、藝術工作者們也未必會帶動未來收入增加。

藝術工作者的工作型態——薪資成長。(分析/製圖:Ceresus延思顧問)
藝術工作者的工作型態——薪資成長。(分析/製圖:Ceresus延思顧問)

3. 若低薪是短時間無法立即改善的事實,那麼有機會利用其他空閒時間進行兼職工作嗎?

眾所皆知地,藝術行政、藝術產業工作人員工作時間高,但具體來說有多高?

早在七年前 2013年,策展人龔卓軍策畫「我們是否工作過量?」展覽嘗試針對高工時的勞動狀況提出討論。然而,隨著時間演進來到去年 2019年,台北市藝創工會的調查顯示,除了前面提到從業人員月薪實領不滿 3萬元、平均每周工作時間更是高達 52小時。同時,藝文產業工作者還有著無形的精神性的勞動成本,更加無法利用數據作評估。

除了 2019年的統計資料外,根據 2016年 《典藏》探討一系列「非典型勞動者」困境、以及 2016年《端傳媒》報導,有高達有三分之二藝術工作者每日工作時數超過 8小時、有13%平均工作 10小時以上;加班不僅是常態,且不限平日/假日,通常更是沒有加班費可索取的。除了上述談到的,普遍性「低薪」、「工時長」、「加班」等狀況之外,工作時間的不定時更是讓額外兼職困難的原因之一,在 2016年的報告中,藝術工作者身兼多職的比例約有 18%。

資料來源:民間文化政策行動論壇2.0。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資料來源:民間文化政策行動論壇2.0。圖:Sarene Chan / 端傳媒

4.以藝術行政來說,我們的職涯終極目標是什麼?每每回望,又有多少人留下?

2011年時,一本名為《你們是否工作過量?後福斯主義、臨時特約工,以及藝術勞動》(Are You Working Too Much? Post-Fordism, Precarity, and the Labor of Art)的書,在《典藏》一系列探討藝文工作者低薪問題時一再被納入討論。

其中談到許多藝術工作者們難以取代、難能可貴的勞動價值與個人特質,而當我們探討著多年來藝術行政人員的低薪苦勞時,正如藝術家陳界仁口中所說的,行政人員其實是藝術圈全面非典勞動中唯一的「有職低薪」,「整個藝術界就是一部血汗史」。在這樣的狀況下,你/妳的身邊有多少在藝文產業年資十年以上的朋友?

在藝術產業裡,相對扁平的結構、升遷如果不是藝術行政、藝術工作者們職涯中可以追求、期待的,對於如今每年藝術相關科系約 10萬2000名學生、約5000名畢業生、以及所有熱愛藝術的朋友們來說,究竟該成為什麼樣的藝文產業工作者?

相關閱讀:美術館策展人低薪議題依舊?泰特美術館的『咖啡主管』薪資高於策展人,引發藝術界憤怒 Low wages issue still? Tate’s “head of coffee” job posting sparked outrage over curators’ low wages.

Photo-by-Tyler-Nix-on-Unsplash.

Posted by:Art Press Editorial

ART PRESS 是一個媒體組織,關注與藝術美學相關的教育與前瞻性內容。我們相信藝術、美學與教育讓世界更好。The Leading Contemporary Art Editorial and Art Knowledge Media based in Taipei, providing exhibitions, research artists, view and insights from Taiwan and the world’s leading galleri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