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高單價因素讓藏家對線上銷售卻步嗎?高古軒透過自家線上平台以550萬美金售出一幅 Cecily Brown畫作 High-priced artworks are less possible for sale online? Gagosian sold a Cecily Brown painting for $5.5 million through its online platform.

根據《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針對藝術品線上銷售的研究指出,千禧一代的高資產淨值收藏家,是最常使用線上管道的用戶,其中,有高達 92%的人曾具有線上購買藝術品的經驗。

然而,我們或許會好奇儘管,能接受僅透過網上瀏覽,就在網上購買藝術品等不屬於一般生活用品的用戶,願意付多少在連見都沒有見過一面的藝術品?答案是:在千禧一代的高資產淨值收藏家中,有 36%的人會為願意對線上瀏覽的藝術品支付了超過 50,000美元;其中,也有 9%的人花費了超過 100萬美元。

各地區域在線上購買藝術品時,其消費價位範圍。圖/ 《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
各地區域在線上購買藝術品時,其消費價位範圍。圖/ 《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

身為藝術品收藏家、或是嘗試收藏藝術品的你/妳,會在線上購買高單價的藝術品嗎?在網路平台盛行的當代社會中,人們可能已習慣透過線上添購生活用品,但對於普遍相對而言單價偏高的藝術品來說,線上銷售是否存在可能性?

全球疫情之下,各家藝術博覽會、藝術大型活動為參展畫廊制作線上展示平台之外、甚至連藝廊都紛紛推出自家的線上觀看室。其中包含 5/ 10甫結束的 Taipei Connections,以及目前正持續至 5/15的線上展廳(Frieze Viewing Room),線上展覽在銷售方面究竟成果如何?就在上週日,高古軒畫廊(Gagosian)表示透過自家的線上觀看平台,畫廊以 5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英國藝術家 Cecily Brown 的一件名為”Figures in a Landscape 1 (2001) “的畫作。

Cecily Brown, Figures in a Landscape 1 (2001)
Cecily Brown, Figures in a Landscape 1 (2001)

驚人的不僅是透過線上平台達成高單價藝術品銷售,同時另一備受藝術界討論的是:

此次交易,是該藝術家有史以來單件公開銷售畫作第二高的售價。這位來自英國的畫家,目前有史以來最高的公開銷售紀錄,是在 2018年 5月時蘇富比拍賣中所創下的,當時 “Suddenly Last Summer”(1999年)這件作品,竟以超過兩倍預估價的成果地,落槌價高達 670萬美元。根據高古軒畫廊表示,自3月13日因新冠肺炎疫情停業以來,畫廊透過自行建構的線上觀看平台,共售出了 40多件作品,而 Cecily Brown 的繪畫作品的銷售成果,更是讓總銷售額來到近 1400萬美元。

高古軒除了自行架設線上銷售平台外,畫廊同步透過其『藝術家聚光燈』(“Artist Spotlight”)計劃來輔助作品銷售。透過每週提供一位藝術家的單幅作品銷售,且進行拍賣行為時,同步輔以採訪、⽂章等深度內容,協助所有在遠端透過線上方式瞭解藝術的收藏家。根據畫廊表示,透過『藝術家聚光燈』(“Artist Spotlight”)計劃所提供的每一件作品,都已全數完售。

「我們需要⼀種,讓我們的藝術家們不必做出妥協的解決⽅案。」Larry Gagosian 說。

儘管疫情在台灣逐漸趨緩,然而世界各地仍有許多國家依然飽受教熬。然而,無論疫情告庭與否,藝術界與國際社會受影響過後的恢復仍然需要一段適應期。此期間線上銷售蔚為風潮,其中包含拍賣巨頭之ㄧ蘇富比(Sotheby’s)嘗試以「快閃」概念,在線上進行的精品網上拍賣;以及同樣發生在上個月,位於達拉斯的美國大型拍賣行 Heritage Auctions,其從4月20日至27日期間,單週銷售總額竟高了 4,100萬美元。

 

相關閱讀:【思考未來前,先回顧 II】線上展廳蔚為風潮?回顧2019年,新興與千禧一代才是線上銷售大宗 The pause and blank is the time for us to look back (II): In 2019, new and millennial collectors is the most regular users of the online channel. 

相關閱讀:除了藝術品影像輔以文字之外,線上展廳還有?5月線上藝術展總整理輯 Beside image and text of artworks, what’s the main idea building of Online Viewing 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