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與致敬難分?遭疑抄襲玻璃雕塑家Chihuly,國立工藝中心表示「均可取材」後今竟宣布撤展 How to define copyon artwork? A exhibition in NTCRI, seems like a series of copy work of Chihuly’s artwork.

創作,何以認定為抄襲?甚至,當一個接受國家文化單位補助的展覽,竟是抄襲國際間大師級藝術家作品時,各界藝文專業人士紛紛議論著有關單位何出此誤?

近期,一個舉辦於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的琉璃展覽,在發佈其即將開展的佈展照片後,引起熱愛藝術的民眾、專業人士等熱切關注,原因是其展出作品讓看到照片的民眾認為與知名美國玻璃雕塑家 – 戴爾奇胡利 (Dale Chihuly) 極為相似,Facebook百則分享呼籲該館儘早與奇胡利工作室聯繫、勿釀下大錯,甚至該展策展人也發文表示非常意外。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兩日前發布回應時表示此為「經檢視美國玻璃藝術家 Chihuly 作品,由造型、色彩、工法、氣韻綜合判斷,且自然界之花草樣態。大家皆可取材」。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的琉璃展覽,日前所發佈的佈展影像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臺北當代工藝設計分館)的琉璃展覽,日前所發佈的佈展影像
Dale-Chihuly-Toyama-Mille-Fiori-Toyama-Glass-Art-Museum-Toyama-Japan-《千朵花》富山市玻璃美術館,2015-©-Chihuly-Studio
Dale Chihuly, Toyama Mille Fiori, Toyama Glass Art Museum, Toyama, Japan 《千朵花》富山市玻璃美術館,2015 © Chihuly Studio

另一方面,原作者陳瑩娟連同其公司(OM ART 歐美藝術琉璃)則是在此案曝光後,持續地表示否認抄襲,並認為「作品不單純只有玻璃的元素,需加上結構設計,金屬的設計」等論述,今亦公開發佈她的提告聲明與報案憑證。

2018年曾來台個展的 戴爾奇胡利 (Dale Chihuly) ,是一位享譽國際藝術界的玻璃雕塑家,1976年失去左眼的他,儘管失去了透過雙眼來感受一切事物立體與深度的能力,依然持續地在近距離高溫、且需即刻斷定作品狀態的下實踐創作工作。

「我希望人們能以他們從未體驗過的方式,被光和顏色所淹沒。」“I want people to be overwhelmed with light and color in some way that they’ve never experienced.” –CHIHULY

對此,許多曾造訪奇胡利在西雅圖打造的玻璃藝術園 (Chihuly Garden and Glass)觀眾、亦或是曾經在台灣看過其個展的專業人士紛紛表示,倘若刻意仿造為何要選擇一位在國際間如此知名、甚至曾經在近年內來台個展的玻璃雕塑家?另一方面,如此知名的玻璃雕塑家,有關文化單位為何會毫無辨識能力、甚至給予補助?其中是否存在任何值得優化作業、為之警惕之處?

在 28日發布相關佈展照片、受到本地觀眾後熱切關注之後,工藝中心今(5/4)已決議將「立即撤展」、並「解除契約」,且致信給奇胡利工作室處理後續著作權爭議。

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回應說明稿 Dale Chihuly
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回應說明稿 Dale Chihuly